大江晚报网

嘴上说事纸上谈兵

发表时间:2014-08-27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韦月

    我不敢说自己是个爱整洁的人,因为说老实话我家里也不总是窗明几净,地板和桌面也不总是一点灰尘没有,但我却希望看到自己住的小区的楼道应该天天都是干干净净的,小区的路面上也应该天天都没有乱扔的垃圾,树叶除外。而城市的马路人行道、公园、广场等等,更应该每天都保持着美丽和整洁,让人们舒心地从那里走过,在那里休憩,在那里玩耍。人,是需要诗意般地居住和生活的,整洁,是达到这个要求的最基本条件。
    于是,单元的楼道脏了,我便要拿扫帚扫一扫;扔在楼道里的果皮、烟头,我就要拣起来扔进垃圾箱。实在是我现在住的“芜湖的中南海”至今没有物管,想要享受服务,物业费都没处交去。到了外面,看到遍地被乱扔下的垃圾,心里便烦躁得不行,有时实在忍不住,也会对那些随手抛扔香蕉皮塑料袋纸烟盒和香烟头的时髦男女们委婉地道一句:“垃圾箱就在不远,请往那里扔不好吗?”得到的回答却总是:“老子高兴,关你什么×事!”
    我是读报纸才知道,新加坡是有公共卫生法案的,乱丢垃圾最高罚一万新元。而这么高的罚款绝不是危言耸听,是实实在在地贯彻在每日每处的管理过程之中的。
    某君随上海一个旅行团去新加坡,一日,在餐厅就餐,邻座的一位中年就餐者不注重小节,将擦嘴擦手的餐巾纸随手丢在地上。这一行径被新加坡环境局的稽查发现,按公共卫生法案属首次乱丢垃圾,当即按章罚款,毫无商量余地更不容有任何狡辩,这位上海游客也被罚得一点脾气也没有。这一法制行为也震撼了在座所有中国来的就餐者,大家都自觉遵守公共卫生法案,再无乱扔垃圾的行为。
    法制能震撼人,更能教育人。我在此前的一篇短文中也这么说过:我认为新加坡的文明整洁就是用鞭子抽出来的。换句话说,就是靠严格执法执出来的。
    “回到我们这里,尽管也有卫生管理条例,也有罚款细则,公布一阵风,风后仍依旧,垃圾随便丢,浓痰照样吐。”《新民晚报》如是说。上海况且如此,我地又何以堪?
    天天喊着创建卫生城市,创建文明城市,而面对诸多不卫生不文明的丑陋现象,却总是嘴上说事纸上读兵,从来不敢杀伐决断严惩不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