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这一年

发表时间:2015-03-02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下午茶)    朱卫国
    这一年,是2014年。
    对国家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年。很多大事在这一年发生,更加果断地结束过去、开辟未来。
    对我个人来说,也有很大的改变。但是,与纷繁的心绪相比,最为愉快的是在日报和晚报开辟了专栏。日报是关于江南的格调,晚报是人与事、人与书茶余饭后的话题。
    通过行走、阅读,我真切地感受了许多地方的人情,简单与曲折,温暖与薄凉。对此,我十分感激。于是,我就更加专注地写专栏,试图切中时弊,或者传递思想,描摹风土,每一篇文章我都要挤出时间,大量阅读,或者跑到野外、江边,观察风起、云涌。如果有一个人,对我的每一篇文章都看了,如果对世态人情不增进一点了解,那是不可能的。
    况且,价值也是有的,我无须妄自菲薄、自我诋毁。我刚刚发出的一篇是《你一定要读陈春花》,或许因为我写作的数量经常超过刊登的,如果编辑没有刊登这一篇,你就可以凭着这个标题去找陈春花的著作来读,如果你想真的通过学习、实践,成为一个卓有成效的管理者,我提供给你的这一信息,一定是极有价值的。把陈春花的几本书看下来,不仅仅是经营之道,许多人事方面的聪明与愚蠢,在你眼前都会是十分透明的。
    或许有人说,现在还有多少人关注真相,娱乐到底,游戏到底,触屏到底,已经是不争的现实。那么,我可以直言不讳地说,这是一种推托之词。无须更多的证明,《红楼梦》的精髓,无非就是告诉人们这一点: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对于拥抱未来的人来说,信念和希望依然是最重要的。
    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除非在演讲当中,在志同道合的青涩年代,在书本上,否则,信念和希望是羞于出口的。不过,未来的路上,依然有风、有雨、有泥泞、有坎坷、有荆棘,当然,也有玫瑰和掌声。那么,永远不能割舍的,依然还是坚忍不拔的信念和希望。
    这一年,我听的最多的歌,是一位藏族女歌手唱的歌,我有意不写出她的名字,是因为有一次我用朋友的苹果平板电脑放给这个朋友听的时候,他虽然被震住了,但是对这种藏族世代相传的歌声,还是缺乏耐心,虽然根本不需要耐心。陌生而亲切,所有古老的吟唱,都是跟自己的心在对话,你张开耳朵听就是了。在这个每个人都能找到对应歌手的时代,我不写出她的名字是恰当的。或许在很多时候,她只是我一个人的歌手呢。
    因为写江南格调,我片段地读了好些到过江南,或者干脆就是江南人写的诗与词,他们最深沉的感情是“每依北斗望京华”,成功和失败,都是如此。但他们为什么喜欢用“江南”这两个字,来表示往往极其复杂的感情呢,似乎很难一语道破。随便举一例,杜甫在《江南逢李龟年》中吟道,“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这么平淡的诗句,清代沈德潜却作出“含意未申,有案未断”的评断,可不耐人寻味吗?
    本来是想就这一年,谈些愉快的话题,说些感激的话,结果还是“含意未申”,那么,在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之际,在大雪还没有消息的时候,不妨借用宋代词人王之道(1093—1169)盘点一年心情的一首《满庭芳(元礼席上用少游韵)》中的句子与大家共勉:人生须快意,十分春事,才破三分。
    就是说,一切崭新的东西才又重新开始,站在高处迎风眺望吧!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