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李白与敬亭山1

发表时间:2014-12-11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李白与敬亭山1

张明泉

 

    安徽宣城有座敬亭山。去敬亭山,不是要去看山,更多的是去感悟敬亭山给我们带来的人文,去倾听古人遗落在这山间的千古绝唱。
    敬亭山东西绵亘百余里,六十余座大小山峰神态迥异,风景幽静而淡雅,历代歌咏敬亭山的诗词书画、碑文篆刻无以类计,敬亭山也因此而被誉“江南诗山”之盛名。
    据《宣城县志》记载:“敬亭山自谢李相继赋诗,遂有名天下。”谢朓 (464—499)字玄晖,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县)人。南朝齐诗人,曾在宣城任太守。在谢朓来到宣城之前,敬亭山并无人知晓,无人游历。是谢朓的一首诗让世人知道了这里藏着一座奇山;而唐代诗人李白在敬亭山的独坐与游历更为敬亭山扬名天下创造了机缘!
    谢朓的《游敬亭山》诗云:“兹山亘百里,合杳与云齐”,一语道破了敬亭山蔓延百余里,峻拔入云霄的秀美之势;而与这敬亭山在冥冥之中就结下不解之缘的就是李白了,他先后七次前往敬亭山,并以《独坐敬亭山》一诗闻名天下:“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李白是诗仙,空旷怡然之气魄,超凡脱俗之秉性,在这首诗里写得淋漓尽致,“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这是何等开阔的视野与心境,这又是何等超然的感悟与志趣?也许只有李白才有这样的气势与雅致,敬亭山的山高水秀才能与之“相看两不厌”,对望数千年吧! 
    踏着崎岖的山路,寻着诗人李白的足迹,走过敬亭山的山门,仿佛李白的身影飘飘然浮现在我的眼前。拾级而上,竹浪与茶园跃然眼帘,那一片寥落山间的粉红是杜鹃花开,只是没有杜鹃鸟飞过,于是这里是如此的幽静。
    唐天宝十一年(公元752年),李白仕途失意,贬职于安徽宣城。诗人不顾舟楫颠簸,不畏鞍马劳顿,一路上醉则卧榻于市井,醒则晤友于帐下。那一年的秋天,宣城是多雨的,绵绵秋雨打湿着诗人的心情,然而宣城的百姓是欢迎这位诗仙的,他们和敬亭山一样,不会去落井下石,相反,他们很热情地欢迎他的到来。
    而李白对被贬敬亭山下也无任何失落与怅然,他在游历了敬亭山,在给友人崔侍御的一首诗中写到:“我家敬亭下,辄继谢公作。相去数百年,风期宛如昨”,他告诉友人自己是来这里寻踪怀古的。也几乎是同一时间,李白在《秋登宣城谢眺北楼》一诗中写到:“江城如画里,山晓望晴空。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诗人对自己仕途失意不但没有消极与愤懑,反而以开阔的心境、平和的心态欣然为我们谱写了一幅清醇淡雅的山水画,这是何等旷达的胸怀啊!
    然而诗人的晚年是不幸的,55岁那年,他想借平叛“安史之乱”之机,寻找报效朝廷的机会,以求得皇帝的重用,于是请命去出征平乱。可是我们的诗人哪里知道,自己是个舞文弄墨的人,怎么可以打好仗呢。因战局不利,连连兵败,加上李白的孤傲与不拘难免得罪朝中同僚,于是一张奏折上去,李白再次遭贬,被斥流放夜郎。有幸的是流放途中遇大赦才得以还乡,诗人此时已年近六旬。
    从夜郎返乡的路上,李白日日借酒浇愁,夜夜酩酊大醉。之后不久,他再回宣城,此时的敬亭山风光依旧,然而失去了昔日的感受,尤其他在敬亭山上结交的好友们都已离开人世,令他痛心不已,“敬亭埋玉树,知是蒋征君”,由此可见诗人的恋旧与怀故情结之重,更令人敬佩的是诗人在宣城的日子里,人格得到了升华,他仕途屡遭不测,人生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但是诗人没有失去对情义的渴求。他离不开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温暖与慰藉!尤其在自己倍受冷落的时候,他更需要朋友的交流与抚慰。而此时,面对敬亭山他只有怆然泪下,只有郁郁而去!
    在诗人的眼里,敬亭山是一个最知冷暖的朋友。他与敬亭山,“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此时在他心中是知己的那个人。这样的感受只有李白才会有,也只有“人生得意须尽欢”和“举杯消愁愁更愁”的李白才是这敬亭山的知己!李白生活在盛唐时期,可对一个在政治上连连失意的诗人而言,在悲情人生的十字路口,拥有一座山做朋友,也算是诗人人生的一大奇观吧!
    也许真是天意,让李白在人生旅途上会遇到这样一座山,与他“相看两不厌”,李白最后一次登上敬亭山,是在他仙逝前的一次,这一次他不是来作别,却做了一件永久作别的事情,他采了敬亭山的一块石头,永远与之相伴!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