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有一种幸福叫活着

发表时间:2014-08-27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推荐人:伍亚平(安徽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中学语文教师)
  中国人喜欢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苦尽甘来”一类话,他们相信冥冥中会有人在你身处绝境之时,会伸出援助之手,急人之难,助人渡关。殊不知在真实的现实中,真会有人屡遭不幸,不得翻身,在苦难面前,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自己一个人去扛。他活着是苦的,然而他却依然活着,倘要问他活着的意义,答案就是他“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不为别的。他就是余华小说《活着》的主人公富贵。
  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中有一句经典名言:“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个问题。”它道尽了人在生死关头的思想状态,在那一刻,生死选择往往是一念之间、一步之遥。而这样的问题在富贵的面前变得很简单:活着、义无反顾地活着。于是富贵可以在赌光了家产变成穷光蛋后选择活下来,他可以在战场死人堆中扒死人胶鞋生火煮饭维持生存,他甚至可以在亲手埋掉一个个亲人的悲恸中毅然活下来。他不是麻木不仁,也并非冷漠无情,自始至终他都热爱生活、热爱亲人,而他的那些早逝的亲人也都深爱着他。他对突如其来的苦难也不是无动于衷的,他在输光了家私时也想到“拿根裤带吊死算啦”;他在得知儿子是给县长女人抽血被抽死时,拼着命喊要杀人。然而苦难之后,他依然活着,活得有滋有味,甚至在他最后孤苦无依的日子里,他对牛谈情,唱着“皇帝招我做女婿,路远迢迢我不去”。活着,成为富贵的人生信念,即便一无所有,只要有命在就成。他在回首过去时这样说的:“做人还是平常点好,争这个争那个,争来争去赔了自己的命。像我这样,说起来是越混越没出息,可寿命长,我认识的人一个挨着一个死去,我还活着。”对富贵来说,活着就是一种满足、一种幸福。
  活着就是幸福,无意地向传统理想主义发起了挑战,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至少在中国人的心中没有多少光彩,也没有什么宣传力度。确实,小说《活着》中理想色彩十分淡薄,主人公最大的理想就是在经历磨难后萌发出“这下可要好好活了”的心愿。作者余华以清醒的眼光审视生活,以冷峻的思维洞悉生活,客观地观照在本真生活中的人的生存。他这样解释《活着》写作缘由:“我听到了一首美国民歌《老黑奴》,歌中那位老黑奴经历了一生的苦难,家人都先他而去,而他依然友好地对待世界,没有一句抱怨的话。这首歌深深打动了我,我决定写下一篇这样的小说,就是这篇《活着》,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写作过程让我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说法是振聋发聩的,甚至是反传统的。然而细细寻思,此言确实有醍醐灌顶之效。不是吗?当人无法逃避现实生活的重压,在不可抗拒的苦难下,人的反抗不就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吗?“富贵”之名并非名不副实,“活着”就是大富大贵。富贵将活着进行到底,彰显的是活着的意义。
  活着就是幸福,既非庸俗主义者之混世哲学,也非怯懦者之精神胜利法,而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积极乐观的生活方式。“活着,在我们中国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叫喊,也不是来自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余华语)。列夫·托尔斯泰也曾说过:“有生活的时候就是幸福”。活着的意义就是活着,活着就是幸福的,也许正是《活着》这部作品的深刻之处。
  读《活着》,你会认识什么是生活;
  读《活着》,你会明白什么是坚强;
  读《活着》,你会懂得什么叫幸福。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