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三十余年韶华逝 三处车站焕新颜

发表时间:2015-09-27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从花样年华到五十知天命,王瑶在芜湖市火车站整整工作了33年。韶华逝去,如今王瑶即将退休,但是芜湖火车站却越来越“年轻”:从原来的广济医院附近,到如今的火车站现址,再到即将启用的新火车站,王瑶见证了芜湖火车站的三次变迁:从一个旅客寥寥的小站,到人来人往的皖南枢纽,再到静待启用的“高大上”火车站,王瑶对火车站有着不一般的深情。
 
售票窗口见证车站变迁   
   
    9月24日上午,在芜湖火车站售票窗口见到王瑶时,她穿着淡蓝色的制服,一脸精神。清晨五点起床、六点多到岗,脸上却丝毫不露倦怠。这样的日子在王瑶三十多年的漫长时光里,或许只是落入平淡生活里的一滴水。售票窗口内,能听见键盘啪啪作响的声音,数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坐在窗口前,动作娴熟地询问旅客目的地、报车次、收账、出票。这其中,就有不少是王瑶带出的徒弟,只有见识了出票的整个流程,你才知道,这听起来简单的事儿,其实也是个技术活。对于这些,王瑶自信满满:“熟能生巧,时间一长就能快,我出票的速度很快。”
    对于铁路的感情,或许要追溯到王瑶的家庭。用大家的话来说,她的家庭堪称“铁路世家”,从爸妈到兄嫂到公婆再到自己和爱人,王瑶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至今家里先后有10人进入铁路系统工作。如今,王瑶的爱人在火车站的行李房工作,其哥哥也在信号楼负责火车调度运转,“夸张点说,上班时连眼睛都不能眨一下。”一大家子都在铁路上工作,铁轨、站台、候车室,那些只有旅客才停留的地方,却成了王瑶和家人几乎停留了一辈子的地方。
    1982年,18岁的王瑶进入芜湖火车站工作。时隔多年后,她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那时,火车站还在现在的广济医院对面。”当时,车站只有三个窗口负责售票,仅仅发往铜陵、皖赣、南京的三条线路,让整个车站的客流寥寥,年轻的王瑶则站在唯一的站台前给过往的旅客检票。1986年,王瑶转岗从检票员变成了售票员,每天接触最多的除了火车票,就是形色匆匆的旅客。就是在这个岗位上,王瑶一待就待了近三十年。
    三十年间,芜湖火车站于1992年搬迁到现址,同样的售票窗口也伴随着火车站的变迁和发展“与时俱进”。王瑶回忆称,在她刚当售票员的头几年,售票员的工作几乎属于“纯手工”,需要手工出票、手工盖章、手工盘点客流量和票务。“当时还是卡片式售票,一张很厚实的卡片出来后,我们要在上面盖上好几个章,包括车次章、时间章。”讲述到细节时,王瑶还不忘给记者科普火车票的历史:“你知道么?那时候的票还分为区段票、代用票。团体也能使用同一张火车票。”据她描述,芜湖火车站于1992年搬迁后,相比较之前发生了很多变化:一个站台变成两个,原本仅有的三条线路也一下四通八达起来,通往厦门、太原、石家庄、北京等等线路陆续开通,越来越多的旅客南来北往、路过芜湖来到芜湖,在这座城市流连辗转或暂作逗留,王瑶售票桌上的算盘很快被电脑替代,原有的卡片式售票转型为电子售票,延续至今。

三个车站留驻人生三十年
   
    在位于两站广场的火车站工作的二十多年,王瑶的日复一日与四班制上班,也汇聚成了她从青春到中年的生活。其间,王瑶结婚生子,有了家庭。但是因为工作忙碌的缘故,这个由两名铁路职工组成的小家庭,也有了诸多的“特色”。“我的岗位是别人放假的时候越忙,我家他(丈夫)相比我要好一些。儿子两周半就被我送到了幼儿园,因为家里没有人带。过年为了等在铁路上班的家人下班,要推迟吃年夜饭的时间,在家里,我爱人烧饭比较多,他对家庭的付出更多。”王瑶说,自己在售票窗口每天要接触不同的旅客,与其他窗口岗位不同的是,由于前往火车站的人大多是抱着急切的心情,有的甚至希望随到随走,所以对出票的效率要求甚高,这也让售票成为了一个求“快”的岗位。“我最多的一次是从早上6点多坐到9点,取票和卖票的数量达到了500张。”
    人流的来去匆匆,与售票口和检票口工作人员的坚守形成鲜明对比,在这“动静”结合的过程中,芜湖火车站成为了很多人的中转站,在这里,他们或刚从外地赶回家乡倍感亲切,又或许刚来到这座陌生城市茫然未知,多少张风尘仆仆的面容,曾闪现在候车大厅和站台前,留给这座城市一个个模糊的剪影。采访时,王瑶讲述了一个小故事。几年前,一名男子总是在她的窗口给妻子买到马鞍山的火车票,一次常常买上连续几天的票。直到有一天,这名男子的妻子来到王瑶的窗口,一边买票一边告诉她,自己的丈夫前段时间刚刚过世,今后再也不能来买票了。“我听到以后心里十分难受。因为经常在我这里买票,大家都互相认识了。”王瑶在售票中听着别人的故事,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有人要抵达远方,有人刚刚归来。
     指着一本册子,火车站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今年火车站最大的日发送人数达到42000多人,如今有41对、82趟列车经过芜湖。两站广场的火车站,在与日俱增的客流和车次中,逐渐从最初的簇新变为陈旧,而王瑶和她的同事,依然在岗位上做着多年坚持的事。“我一直告诉自己,我的工作就是卖好每一张票。”她说,自己明年2月即将退休,在此之前她还要随着新火车站的启用,历经火车站的又一次搬迁。而新火车站也将成为她职业生涯中第三个待过的火车站。“我也干不动了,退休后可以歇歇了。”王瑶说,虽然对火车站十分留恋,但是还是想退下来好好休息,而随着新火车站的启用,她的人生无疑也将开始全新的旅程。   记者 李婷维 文  吴安亚 摄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