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香菜3

发表时间:2015-03-02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汪亭
  
    香菜并非芫荽,而是家乡一种腌制的咸菜。
  冬天的故乡,放眼望去,田野上一畦畦的菜地,棵棵青菜,翠绿肥壮,好似胖乎乎的娃娃,端坐其中,煞是可爱。
  几经霜降,立冬雪后,就是制作香菜的好时节。
  阳光暖和的早晨,下地去割几捆茎长叶短的高杆青菜。蹲在门前小溪旁,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地掰开来,放进哗哗流淌的溪水中漂洗干净。
  随之,将一篮子白生生的菜叶,一棵棵挂到院中搭架的竹竿上,沥水到晌午。晒至半干,有些韧劲的时候,再从屋里抬出宽大的竹簸箕,垫上砧板,拿起菜刀,把嫩嫩的菜帮和菜叶,切成一寸多长,两三分宽的小条子。细细的菜丝,青白相间,水灵透了。
  挑个暖阳高照的天气,将菜丝晒上两三天。等其收了水,色也变了,此时收起晒蔫了的菜丝倒入大木盆里,反复揉搓。直到揉出菜汁后,撒入精盐、白糖、茴香粉、辣椒粉、生姜末、大蒜泥,轻揉几下摊开。接着撒上炒熟的芝麻与碾碎的花生仁,浇些熟的菜籽油,轻柔地搅拌均匀。
  菜已油光滑亮,香气浓郁。但不可心急,还需藏入瓦坛中,密封坛口,让作料的味道浸透菜中。耐心等上十天半个月,打开菜坛盖,一股浓烈的香气扑面而来。拣些放到金边白瓷的小碟里,橙黄油亮的。忍不住撂几根丢进嘴中,细细地咀嚼,鲜嫩脆辣,十分爽口。
  儿时的冬日早饭,香菜不可或缺。红薯稀饭配香菜,又甜又辣,非常开胃。童年,乡村孩子大都没有什么零食可吃。寒冬腊月里,香菜便成了最好的搭嘴闲食。
  依稀记得,那时候每天上学前,总要偷偷溜进厨房,从菜坛里抓一小把香菜,用油纸包好,塞入口袋,带到学校与同桌交换着品尝。独具特色的乡土风味,至今令我难以忘怀。
  现在,生活在城市,偶尔也会跑到附近的超市,找一找袋装香菜,买点解解馋,但总觉得,没有老家腌制的好吃够味。或许缺少了一种叫“故乡”的作料吧!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