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时光有言3

发表时间:2015-03-02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银雨


    看了理查德·林克莱特导演的电影《少年时代》,讲述的是一个男孩从六岁到十八岁间的成长经历。弥足珍贵的是导演的有心和耐心,他从2002年起每年花上两三周时间拍摄,用同一批演员,以完全真实的时间跨度,历时十二年将镜头对准一个叫麦森的男孩以及他身边来来去去的人和事。于是,无需运用化妆、特效等电影常规手段,近三个小时的观影过程中,宛如旁观我们身边熟悉的亲友一样,我们见证了容颜上孩子们的清晰蝶变、大人们的无情衰老以及生活中那些如流水账般琐碎却真切的快乐和烦恼。十二载的光影流年里,生活的本来面目一一还原。
    想起一种叫“女儿红”的酒。在江南,有些刚生了女儿的人家,父亲会在树下埋上几坛家酿的糯米酒,怀着初为人父的喜悦,怀着期待女儿娉婷成人的美好遐想。等到十几年后女儿出嫁时,再挖出酒坛来宴请宾朋,怀着对女儿初嫁人妇的祝福,也怀着燕离母巢的苍凉感伤。这样的“女儿红”的滋味哪里是市井中那些明码标价的同名液体所能比拟的呢?它以亲情慈爱封存,在绵延的时光里洞藏,只应是在私密的有限人群里品味分享。
    又想起那幅叫《富春山居图》的画。元代那个叫黄公望的画家与家乡富春桐庐的秀山丽水日夕相伴,在细细揣摩这方风景多年后,七十八岁高龄时,他决心画一幅山水长卷。不是受人所托也不是为了他日出售,只是想用自己最擅长的笔墨倾情描画出胸中丘壑。随后的日子里,他随身带着画卷依着兴致灵感随时增添润色,历时三四年才告完成。至于这幅画作成为被后世称作“画中兰亭”的传世珍宝,又哪里是他当年的刻意所求呢?
    孔子立于川边,慨叹着“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时光奔涌向前,不可复制,却并非无言。我们无需与时光为敌,谁不曾年少?谁不将老去?所有的过去和未来都是某个时空里当时的现在,时光停驻在现在的那一刻,我们有所思、有所为,在时光无垠的旷野里留下雪泥鸿爪,再被岁月淘洗冲刷去部分,留下的是最深刻、厚重的——叫做永远。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