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天妒红颜沈性仁

发表时间:2014-10-14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邓勤
  
  沈性仁,提起这个名字,可能知道人的不多。但是说到徐志摩,因为其作品《再别康桥》进入了学校教材,在国内可谓家喻户晓了。沈性仁和徐志摩是同时代人,而且还是好朋友,他们共同翻译了《玛丽·玛丽》等文学作品,引起当时文化界广泛关注,更受到一代才女林徽因的赞赏。
  沈性仁是浙江嘉兴人,兄弟姐妹四人,她排行老二。沈性仁是民国时期一代名媛,早年留学欧美,在“五四”时期,其翻译戏剧作品《遗扇记》在《新青年》发表。此剧后来被译为《温德梅尔夫人的扇子》,搬上舞台演出。这是外国话剧最早的白话体翻译剧本之一在中国发表,也是中国白话文的源头。正是在这一探索成果的基础上,才产生了波澜壮阔、影响深远的白话文运动和新文学运动,而沈性仁正是屹立在潮头上的一名闯将。
  除了文学戏剧,沈性仁对社会经济问题也有较大兴趣。沈性仁的丈夫陶孟和,是社会学家,解放后曾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夫妻俩夫唱妇随,合译了不少经济学专著,受到国人青睐。
  徐志摩自海外归国后,在北平发起了一个文学沙龙——新月社,经常组织聚餐会和活动,沈性仁夫妇也参与其间。在这一时期,沈性仁与梁思成、徐志摩、金岳霖、胡适和朱自清等文人学者相识相交,并成为好友。对于沈性仁高雅的仪态与美轮美奂的容貌,连林徽因都感到羡慕。至于其他的男性,则更是为之倾倒,金岳霖甚至初次见到沈性仁就大为动情,他在题赠沈性仁的一首藏头诗中写道:“性如竹影疏中日,仁是兰香静处风。”金岳霖以婆娑的竹影和兰花之香来比喻沈性仁的风采丽质,其倾慕艳羡之情溢于言表。
  朱自清生性腼碘,每每见到漂亮心仪的女人,他不愿当面奉承,但是却细致观察,记在日记中留念。例如:1924年9月5日,由温州乘船赴宁波任教,“船中见一妇人。脸甚美,着肉丝袜,肉色莹然可见。腰肢亦细,有弱柳临风之态。”你看朱自清观察得确实仔细,女人的脸、腿、腰和整个身段都出来了,可谓跃然纸上。对于沈性仁,朱自清是这样写的:1933年1月22日,入城,在杨今甫处午饭,饭后论《啼笑因缘》及《人海微澜》,“旋陶孟和夫妇来,陶夫人余已不见数载,而少年似昔,境遇与人生关系真巨哉。”朱自清说沈性仁“少年似昔”,可见已近中年的沈性仁美貌不减当年,仍是妙龄春色,楚楚动人。这至少说明在朱自清心目中,沈性仁驻颜有术,或者说气质高雅。
  可惜天妒红颜,抗战爆发后,沈性仁跟随陶孟和一路流亡到宜宾李庄,不幸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几乎卧床不起。李庄缺医少药,陶孟和便让沈性仁到兰州去治病,这一去就成永别。1943年1月21日,沈性仁在兰州离世。
  在《悼沈性仁》中,金岳霖写道:“(沈性仁)是非常单纯之人,不过她也许在人丛中住,却不必在人丛中活而已。她是一个入山唯恐不深、离市唯恐不远的真正高雅、淡泊、风韵无边的人间女神。”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