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黄牙乡长与嫌脏县官

发表时间:2016-11-03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今天说两个人,一人是个乡长,一人是个副县长。毫无疑问,副县长的官大,级别更高。按理说,县官应该具有同样的或更高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及为民服务意识。可从实际来看,他们的表现却截然相反。

副县长是我们的安徽老乡,叫李某某,宿州市灵璧县的县官。这位李副县长,现在已被停职。原因很奇葩,他在网上结识了一名王女士。认识交往之后,便不断发去露骨的短信,说什么“想你了”“你能来吗”“好想见你”。李某某还称,自己扶贫下乡和百姓握手后洗手多次还担心脏。

毋庸赘言,发这样的露骨短信肯定违反了党员干部的有关纪律。而大江想不通的是,作为一名副县长,哪来这样的时间、精力和雅兴,和女网友侃侃而谈?你调情倒也罢了,干嘛非要通过扶贫和老百姓来标榜自己的洁癖?这样的领导坐在位置上,倒是真正解释了那个成语的含义——尸位素餐。

再来说湖北恩施一位才当选的乡长,徐兆海。这位徐乡长在椿木营乡第六次人代会闭幕式上,发表了一段就职演说。演说分三部分: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将如何履职尽责;我如何看待监督。各位有兴趣的话,不妨在网上搜索一下。通篇读完,大江的最大感觉是:真。演讲的内容真,感情真。当然,也真可以打动人。这篇演讲稿,可以用徐兆海演讲中的一句话做标题——《我牙齿黑黄,心是红的》。

这句话说得真好:牙齿是黑黄的,但永远怀着一颗红心。牙齿的黑黄,恰恰说明了工作的辛苦,与群众打成一片。什么是红心?红心乃是对事业的负责,对老百姓感情的纯朴,对自我的严格要求。黄牙与红心是不矛盾的,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相辅相成的。基层的干部,是吃苦吃累受委屈的一批人,但也是充满着激情对事业忠心耿耿的一批人。如果连与老百姓握个手都嫌弃脏,那么就不可能带着真感情去做事创业。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乡长远比那个副县长称职、合格,他也理应受到群众的拥戴,理应能做出更大的成绩。

其实我们一定要坚信,在政风不断走向清明的时代,黄牙乡长与嫌脏县官,最终都会找到属于他们的坐标。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