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忏悔

发表时间:2014-08-28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韦月

    红二代们对于文革初期所谓红卫兵行动的忏悔,前些时媒体已经报道不少,确实激起人们心灵上不小的震撼,尤其是我们这些也曾亲身经历或参与过文化大革命红卫兵运动的人。
    记得那一年我们高一下学期快结束了,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北大聂元梓等人的大字报,即后来被称之为“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全国形势陡变,所有学校一瞬间全部停课。很快地,只见我们学校的校园里铺天盖地般贴出了各种各样的大字报,有责问校领导的,有反对工作组的,有揭发老师的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行的。很快,运动又从大字报的批判转向开批斗会的批判,对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的人身攻击和人身侮辱也一步步地升级。我亲眼看到我们的校长被押到校门口逼迫他跪在一张课桌上,胸前挂着“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大牌子,有同学还用墨汁把他的脸抹得漆黑,称之为“黑帮”;我亲眼看到我们的班主任被剃成了阴阳头,赶进了牛棚;我亲眼看到在批斗一位外语老师的批斗会上,一名高三同学对着这位老师的胸口挥拳猛击,边打边说:“叫你说社会主义吃不饱!”打得这位老师当场仰面倒地(有大字报揭发说,这位老师曾经说过“社会主义好是好,就是肚子吃不饱”云云);我亲眼看到一位平日很受尊敬的教数学的女教师在走向批斗会场的楼梯上,遭到几位女同学边骂边朝她脸上吐唾沫……
    以上这些事,我虽然不是参与者,但我不可逃避的是一个经历者,因为这些批斗会我是参加的,而且在那个环境下从内心讲是赞同这些举动的,因为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革命行动”,盲目随从附和者众,我当然也不可能例外。
    几十年过去,我不知道当时那些用野蛮手段批斗师长侮辱师长的同学,有没有真诚的道歉,有没有表示过忏悔,但在我来说,虽然当时我不是参与者,却是一个赞同者,因而我也不啻是一个罪人。因此,对于那些在文化大革命红卫兵运动期间曾经受到人身攻击和人身侮辱的母校的领导和老师,我要真诚地向他们道歉,并为之深深忏悔,而且,我要忏悔一辈子!
    人要有敬畏之心,敬畏什么?敬畏正义、敬畏诚信、敬畏文明。
    人要有忏悔之心,忏悔什么?忏悔邪恶、忏悔虚伪、忏悔野蛮。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