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重温《吁命》 永感师情

发表时间:2014-10-29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宛  农
   
    闻听朱希和老师罹患重疾的消息,是在一次文化圈朋友小聚的场子上。那一阵子,正是我在紧张修改复旦毕业论文并准备答辩的时候,频频出差,于是我与老师相约,从上海回来后,去春江楼上探望。
  同时去复旦之前,我在QQ上给老师留言,建议他写点什么。在我看来,以老师对生命的理解、对生死的观照,用文字来对抗病魔,可能是最具个性化、最具生命力和感染力的一种表达,同时也是一个作家“性命、生命、使命”的必然选择。与此同时,我把我自己的QQ签名改成了这样一句话:“一生死,齐彭殇,道之至也”,就是想用庄子的那种境界、那份超脱,来劝慰老师。
  从上海回来后,我与友人一起去春江楼上老师家中探望。老师亲手给我们沏茶,边品边聊,还把几家医院的诊断结果拿给我看,上面依然有红笔划出的杠杠,老师评说着这些诊断结果,就像平素他评说文学新人的新作一样。我很惊诧于老师为何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对抗癌防癌知识有如此深的了解,以至于张口就能说出大串的专业术语出来。今天,把老师的新作《笑谈生死场》的文稿,前后再完整的细读几遍,才明白其中的道理。其实,这几个月与癌细胞作抗争的过程中,老师也有过接近崩溃开始,而后复归平静与理性,其后还有疑惑、焦灼与煎熬,现在一切又回到正常而规律的状态。我认为,走过这样一个循环,已经是一段奇迹了,从根本上说,老师不仅战胜了病魔,也战胜了自我。归于平静,本身就是一种胜利,“于无声处听惊雷”,此之谓也。
  在复旦进修期间,我曾经观看了一场话剧,名字叫《吁命》,内容恰好说的是上海东方肝胆医院原院长、中科院院士、著名肝胆专家吴孟超教授,如何与自己的命运抗争、与死神争夺患者生命的故事。如今,又一次细读老师这生病的五个月间每日记录下来的文字,我仿佛又回到了上海的那个剧场,重温了一遍《吁命》,只不过,这次的主角不再是吴孟超,不再是医生、护士,不再是西药、中药,而是老师自己。他在电脑键盘上敲下的不仅仅是一行行文字,更是自己的生命体验,是对所有癌症患者的关爱,是对我们整个医疗卫生事业的反思,是对传统中医学魂兮归来的期望,还有对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关注社会弱势群体、回归人文与人本理念的强烈呼吁与无声呐喊。如果再用老师所熟悉的艺术角度来表达的话,他不是在敲电脑的键盘,而是在敲钢琴的琴键,一如贝多芬演奏《命运》一样,用自己对生活的热爱、对家乡和第二故乡的眷恋,对亲情、友情的珍视,叩击着一个不屈的生命与病魔抗争的最强音。
  几年前,在一个文友相聚的饭局上,我和老师结下了师生之情。从年龄上来说,老师可算是我的长辈了,而以才情、学识和成就而论,老师也毫无疑义是我所仰止的一座高山。今天,老师又用自己的生命,给我们展示了这样一幅面对病魔和死神无所畏惧、大爱无私的画卷,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接受这份馈赠,把自己的生命装点得更生动、更绚烂呢?
  最后,我想冒大不韪,借用老师的名讳,给您一个发自内心的祝福:“希”望您与癌细胞“和”平相处,继续笑谈生死,笑过百年。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