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秋冬瓜

发表时间:2014-12-10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秋冬瓜
    (小情怀)
    朱晓云
    秋天到了,乡野开总结大会,大伙儿都宣告成熟阶段彻底结束。
    晚稻大片泛黄,饱满的穗子撑不直,不得不低头,猫着腰窃窃私语。柿子树的叶子落了尽光,霸气的柿子威武露面,密密码满枝头,远远的,在庄户人家的屋边炫耀着鲜亮。梨子早就诱惑着老汉爬高上低地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甜嫩得让人刹不住私心。玉米棵纷纷伸出孱弱而细长的杆,顶着三四根四方纵横开花的穗子,天线似的满天地传播着秋的信息,像个不会生养的瘦女人,目光稍稍向下移动,撞到半腰间别着的肥硕的玉米棒,终于识破了玉米棵的玩笑,原来结结实实的玉米棒裹着三层青衣,满口金牙滔滔不绝地声张着:明天有人要来收购玉米了!
    饭豆闷不支声,她太小,没有话语权,听玉米们一浪一浪的欢呼声,不声不响地在玉米地的田边斜倒着身子,农妇刚剥开壳,一窝饭豆齐齐挤进掌心,身子纹着精美的花纹,出落得十分精致,很性感,也文艺。
    憨态的南瓜准是中秋节时妇人摸瓜时漏了手,在地头修练得干干爽爽,周详得很,透着大地的憨厚。顺道摘下几只回家,当摆件也是显派头的,乡村原生态的范。
    只有冬瓜从夏落到了秋,浅青色,格外内慧外秀,清清淡淡的,寂寂寞寞,没人能顾上她了,这个时候还在空荡荡地地头躺着,是有几份寂寥。
    不用担心被骚扰。农家说没人会偷寡淡性冷的白冬瓜,就是在中秋节摸瓜时,也不会有人偷她的身子,何况落到了秋,还闲在地头。
    拖到秋的冬瓜太大太沉,不下六七十斤,不是顺着便就能上手的憨瓜,所以一直呆在地头,有所等待,像个心清欲淡的女子,千好万好,没能嫁出去,没了下文,就此搁下。要么花大力气两三个劳力扛到屋角,足够的大,凑不起那么多人家分着吃,万万是开不得刀子,挨上一刀,吃不了,就伤了心,会烂掉,怪可惜的,可是不用,更可惜,如好女子没个好嫁,孤灯清影一辈子了。
    冬瓜一向味清淡,不甜不香也不苦,不凉也不火的。儿时在热火朝天的厂房里,看到过冬瓜海带汤。身着白大褂的厨子煮一海锅冬瓜海带汤,伸着脖梗子,一人抬一头大海锅的耳,早早凉在排风前,给午后战高温斗酷暑的工人们消暑喝,当然小孩子随便勺上一碗喝喝,没人问津的。冬瓜在大海锅中润如脂玉,清汤寡水,真没想到消暑降温那么管用。
    薏米炖冬瓜是一道好粥,甘淡性寒,利水消肿,陆游靠它养生到八十六岁高寿。 我别出心裁,用过长着白粉和毛刺的冬瓜皮切成丝条炒红椒吃,也是味淡淡的脆脆的。
    冬瓜是冷性子,本来夏天是她的舞台,没看她能唱上七出八样的戏,得势和失势与她无关,这性子我倒偏爱。都到秋了,柿子们高调登场,占尽了风头,挥舞起秋收的大旗,网罗了林林总总的收获,饱满了整个乡野,瓜果们都凑热闹显摆去了,田野上,有谁会回头看看冷落的冬瓜呢。
    依然是集聚所有的能量让身体丰满强大,强大到直逼人类的思维,秋冬瓜全仗着淡定不露,安于清静的强大内力。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