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宛老二三事

发表时间:2014-10-08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人物志)
   
  

    杨先行
   
    宛老,即宛敏灏(1906-1994),字书城,号晚晴,安徽庐江人,著名词学家,与语言学家张涤华、古典文艺理论家祖保泉合称“赭山三松”。
    宛老是我父亲大学时的国文老师,也是我父亲最为景仰的老师。父亲曾为老师的宅号“晚晴轩”撰写过一副幅对联:“晚菊经霜香俞淡,晴窗上日梦初回。”宛老看后将下联改了五个字:“晴窗移影意常新。”父亲认为改后的联句,不仅立意推进了一层,而且使上下句贯为一气。宛老曾说“琢句求工,永无止境。”父亲认为这五字之易,正是很好的例证。
    我从父亲那儿了解到宛老不仅学问深厚而且还是个非常风趣的人。有一次,某人附庸风雅,填了一首“西江月”词,拿去请宛老提提意见,宛老看后,觉得他连基本的韵律还没掌握,是在东拉西扯,无从说起,只好对他说,我看你这首词只需要改动一字,把“西”字改成“东”字,叫“东江月”吧!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读书时,有幸与宛老有过一面之缘。有一次父亲为宛老画了一幅山水画要我送去。在一个晴好的星期天上午,我带着父亲的画拜见了宛老。宛老戴着一副幅眼镜,身材微显富态,虽年近八十,但看上去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宛老见了父亲的画自然十分高兴,知道我是学美术的,于是,那天他兴致勃勃地与我谈了许多关于画家和画的事,其中有两则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一则说的是光氏画虎:宛老与我省国画界八老之一画虎名家光元鲲也是好朋友。有一次他到光元鲲家,光元鲲指着墙上几幅都还没有落款的老虎图说:“这几幅画,其中有一幅是我儿子画的,你能看出哪一幅是他画的吗?”宛老端详了片刻,便很肯定地指着其中一幅说:“我看就是这一幅是你儿子画的。”光元鲲听了先是惊讶宛老有如此好眼力,接着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宛老得意地说:“这幅老虎没有画胡须嘛,当然是儿子喽!”光元鲲听了又不禁哈哈笑了起来……原来,一般画虎,老虎的胡须需要等画面快干后才能画,光元鲲儿子这幅老虎图,不是有意不画胡须,也不是忘记了画,而是暂时还没来得及画,宛老这次只是碰了巧而已。
    另一则说的是文人相轻:宛老和我省另一位国画界八老之一的著名山水画家——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教授王石岑是好朋友。有一回王石岑为宛老画了一幅山水画,宛老取回家后,正将画挂起来欣赏,这时师大艺术系音乐专业的一位教授,是位二胡演奏家来访,宛老便请他一同观赏,并问他:“王石岑的这幅画画得怎么样?”这位教授轻蔑地摇了摇头说:“我看这画画得不行,这山画得像个大屁股,难看至极!”后来,有一次王石岑来访,宛老便把这位教授的话不加掩饰地转告给王石岑,王石岑听了随即脱口而出:“他是拉二胡的,就会胡扯!”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