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警人心灵的第七天

发表时间:2014-08-27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推荐书目: 《第七天》(余华)
  推荐人: 朱菊香(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继《活着》和《兄弟》之后,时隔七年,余华再次推出长篇小说《第七天》。此书问世已经一年,其巨大的销售量和广泛的争议本身已经说明了该作的价值。与温暖人心的《活着》相比,《第七天》是一部直斥当下、警人心灵的作品。
  《第七天》以死者杨飞阴阳互换的视角,讲述了杨飞死后七日的见闻。小说在结构上借鉴了上帝创世纪的七日,七天的结构安排也与中国民间“头七”的说法相对应。在前三天中,杨飞依次回忆了自己死亡的经过;与李菁的婚姻;被养父杨金彪收养的经过,与李月珍一家非血缘的美好情感及与生母一家的淡漠血缘关系。在后四天中,杨飞描述了“死无葬身之地”各种各样的人,重点讲述了鼠妹刘梅与男友伍超之间的故事。阴阳互换的叙事视角让杨飞游荡在阴间与阳间、早晨与夜晚,带给读者新颖奇特的阅读感受。忧郁感伤的叙述语言让读者感受着人间的温暖与亲情,也愤恨着世间的荒诞与不公。一边是感人至深的人间温情,一边是怵目惊心的生存悲剧,强拆、暴力袭警、瞒报死亡人数、医院处理弃婴、地层下陷等荒诞不经的故事穿插其中,直斥当下的丑陋与不公。《第七天》承袭了余华一以贯之的悲苦意识和对小人物命运的关注和同情,也展现了余华对现实的尖锐批判立场。
  在小说中,没有墓地的小人物最后的归属地叫“死无葬身之地”,乍一看,名称本身给人绝望的感觉,但余华描述的“死无葬身之地”却是阴间天堂。那里“水在流淌,青草遍地,树木茂盛,树枝上结满有核的果子,树叶都是心脏的模样,它们抖动时也是心脏跳动的节奏”;“没有贫贱也没有富贵,没有悲伤也没有疼痛,没有仇也没有恨……那里人人死而平等”。值得注意的是,对“死无葬身之地”的唯美描绘并非意味着作者向往死亡,“有墓地的得到安息,没墓地的得到永生”是绝好的例证。余华描绘的“死无葬身之地”是人间理想之地,为现实社会中的弱势者指明了行为标向。这里,灵魂坦诚、明澈、友爱、善良,集合了至真至纯的情感和无与伦比的和谐,是真正沉淀情感的温情世界。余华的概念中依然是对活着的执着,对活着质量的美好期待。它告诉了小人物应该怎样活着才能幸福,给予了贫贱之躯不再孤独的精神旨归。
  书商在腰封上打出“比《活着》更绝望,比《兄弟》更荒诞”的广告语,只是借《活着》的优秀来推销《第七天》罢了。《第七天》不仅不令人绝望,而且是一部直斥当下、警人心灵的作品。在娱乐至死的年代,还有余华这样富有责任感的作家在激烈地批判着当下社会的不公和黑暗,呼唤着人间的公平与正义;在物欲横流、利己主义大行其道的今天,许多人在此起彼伏的同类的悲哀不幸与无力反抗中,由痛苦到麻木,甚至无暇关注那些转瞬即逝的生命,转而得过且过,今朝有酒今朝醉,富有“人类的良心”的作家余华用悲天悯人的眼光关注着小人物的命运,在批判与彰显中警醒人的心灵。《第七天》让人认识到什么是人间的美好,什么是幸福的本质,如何去营造人间的伊甸园。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