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徽宗用人之误

发表时间:2015-01-12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3

魏鹏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高俅踢球也能踢得出类拔萃,得到了赵佶的赏识。赵佶做了皇帝之后,便重用高俅。徽宗赵佶与高俅道:“朕欲要抬举你,但有边功,方可升迁。先教枢密院与你入名,只是做随驾迁转的人。”后来没半年,直抬举高俅做到殿帅府太尉职事。
    从高俅发迹,我们看到了赵佶在用人上的失误。这失误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政审不严。当然,破格提拔高俅,主要是看他的现实表现,但对他过去的历史,也不能完全忽视,或是视而不见。如高俅曾在东京城里城外帮闲,是一个帮闲的破落户;曾被开封府尹断了四十脊杖,迭配出界发放;还曾与王进父亲王升较量过,被王升一棒打翻,三四个月将息不起……所有这些“光荣”的历史,在高俅的干部履历表上怕是难见一字,或是只字未提。我想,就是说高俅政历清白,昏庸的赵佶也会信以为真。
    二是重才轻德。应该说,高俅在踢球上充分展示了自己的高超技艺,说他是全国冠军怕也当之无愧,但要说到高俅的德行就要另当别论了。刚一上任,他就摆出了当官做老爷的臭架子: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因患病未痊,不曾入衙门管事。高殿帅大怒,喝道:“胡说!既有手本呈来,却不是那厮抗拒官府,搪塞下官。此人即系推病在家,快与我拿来!”随即差人到王进家,捉拿王进。高俅的德行由此可见一斑。
    三是用非所长。数学家陈景润只适合做数学研究,说到“哥德巴赫猜想”,怕是无人能及,但要让他去做教师,却连初中生都教不了。同样,高俅的才能在踢球上,而赵佶却提升他到殿帅府做太尉职事。王升曾一棒将他打翻,三四个月将息不起,如何能胜任太尉一职?若是赵佶用其所长,让高俅干个足球教练,或是足协主席、体委主任什么的,不踢出十个八个贝利来才怪呢!
    只因高俅球踢得了不得,便被宋徽宗破格提拔到殿帅府做太尉职事,这不能不说是赵佶在用人上的低能。由于赵佶不会用人和用人失误,也就造成了无人可用和用非其人的局面。纵观徽宗赵佶一朝,几无抗金人才。主战的李纲几上几下,终被徽宗罢免,以至徽宗赵佶的统治集团腐朽不堪,军队素质低下,不战而溃,终于酿成了亡国之耻。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