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定格瞬间

发表时间:2015-01-08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周祥鸿
    有一个时间在我的脑海里定格了:2011年7月31日晚上7点15分。那一瞬间,我居然成为报社老大楼最后拆迁的一个见证者。
    多少天来,我的心和我的眼睛被家门前的房屋拆迁左右着、牵动着、关注着。
    那最后拆迁的时刻,一分一秒就在我的眼前完成的。我站在我家的窗口,看着,看着,忘记了我是一个看客,好像是施工的监工或者是指挥。拿着大锤的民工、机械伸长的钢铁巨牙,他们推进着、用力地挥着锤,楼板哗啦一下倒塌了,墙面轰然倒下。断垣残壁变成了一堆碎砖瓦砾。就是在那一瞬间,报社的那栋老楼在我的眼前轰然倒下了。
    2011年7月25日,报社全部搬离这幢老楼了。报社大楼是两座新旧连体楼房组成的,一栋六层楼(原来五层,后又加了一层)是1983年年底建成的,另一栋六层办公楼是2001年接建的。从27日起,推土机、挖掘机就一连哐当哐当、轰隆轰隆响了好几天,7月28日中午12点前老楼的后墙面被推倒了。7月29日下午5点半,那栋后接的楼房的中间一方墙体倒塌了;7月31日中午,左侧墙体倒塌了,当天下午就从右侧墙体的里面开始敲墙打洞了。
    推土机的机械“铁嘴钢牙”将大楼的底层的墙面、窗户、楼板和柱子一块块的敲碎、推倒、“吃”掉,下面的楼层被“吃”空了,哗啦一下就瘫榻了下来,轰然一声巨响,一团团昏天黑地的灰尘腾空而起,像被炸的浓烟一样久久盘恒在上空。灰尘像烟一样地散去,那座六层高的楼房已经倒塌了,残垣断壁的在空地上堆起了一座建筑垃圾的小山。
    推土机响了好几天,这里就变成一块开阔的空地了(满地的碎砖瓦和家具垃圾)。像擦掉了黑板上的一行粉笔字,像撕毁了一幅珍藏了几十年的老画,像被一阵风吹走了一片故乡的云:华兴街4号(后改为31号)报社老大楼,在我的眼前消失了。一片废墟。我的眼前顿时就空空荡荡,我的脑子里也是空空荡荡,那一瞬间,我想哭,我的眼泪就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了下来。我吟诵了一首小诗“选择窗口前的一座老屋/听铁锤砸出的声声叹息/听破砖瓦砾喊破的疼痛/听老人说不尽的一些事/我一直独坐着/是守望,还是送别/一棵树依旧挤出嫩绿的时光/或许,湖畔的柳絮也来过”。    我的思绪随着老大楼的倒塌,翻江倒海的翻腾起来,往事都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了:1983年底,芜湖报社从范罗山40号迁入华兴街4号的五层楼(计1500平方米)。我在那里面工作了二十多个年头,一个个过往的人和事至今还是那么清晰,那么难忘,那么亲切,那么记忆犹新……
    我到报社上班的第一天,就接受了市经济工作会议的报道任务。那天下午的全体会上,总编还表扬了我的稿子写得好、写得快,写出了新意。
    我在报社办公室审稿改稿;在会议室开“编前会”、安排每天报纸版面;参加各种会议的场面…… 每天的报纸就是在这里研究、策划、编发出来的。
    我和几任总编共过事,在他们的领导下,较好的完成了由小报到大报的创新和发展。
    报社办公、排版和印刷甩掉了铅与火,实现了光与电;后来又丢掉了纸和笔,实现了网络化,实现了第二次创业。
    在我退休的欢送会上,报社同仁的那一句句热情而发之肺腑的发言,以及那些过往的人和事让我感动不已,记忆犹新,至今难忘!
    ……
    2011年11月8日上午9点38分,苏宁电器股份有限公司、镜湖区在这里举行了“芜湖市苏宁广场奠基仪式”。
    2014年4月18日,苏宁广场部分家电门市营业了!
    2014年9月30日,苏宁广场全面开业了。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