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纠结之爱黄泉路

发表时间:2014-08-23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追求爱情本没有错,但追求一份无望之爱、纠结之爱,并为之做出疯狂举动,就不是真正的爱情了。一名女子为了追求所谓的爱情,几番折腾,最终惹怒了男方家人,双方发生打斗,混战中,女子命丧黄泉,而男方的家庭也从此陷入悲情。
  女子失踪
  2013年夏季的一天傍晚,几名男女匆匆走进镜湖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其中一名中年妇女满脸愁容地说:“我女儿失踪一个星期了。”
  接到报案,民警一边安慰来者,一边做记录。妇女名叫周某,湖北省阳新县人,陪同她的是在芜湖打工的几位老乡。周的女儿叫吴某,28岁,在芜湖打工已经两年多了。一周前,周忽然接到老乡电话,说吴某不见了。周赶紧跑到芜湖,老乡告诉她,吴某不知什么时候失踪了,打她电话总是关机,找了几天也没有下落。吴某有些叛逆,性格倔强。听说女儿莫名其妙地失踪,妈妈的心揪紧了,她担心女儿被人贩子卖了,或遭遇不测,于是,周到芜湖后直奔刑警大队报案。
  民警将情况向领导汇报后,让一行人先回去休息,等待消息。
  好端端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失踪了呢?吴某跟什么人有过节吗?除了在芜湖的这些老乡之外,她还跟哪些人关系密切?事发当天有什么异常?个人物品中有没有可疑之物?带着这些疑问,民警逐一走访调查。调查得知,吴某在芜湖市一家酒店做服务员,尽管她的脾气不太好,遇事喜欢钻牛角尖,但她挺能干,为人豪爽,有谁需要帮助,她都会伸出援手,除了老乡和同事,吴几乎没有关系密切的人。事发当天,吴某轮休,她只跟老乡说出去玩玩,至于到什么地方玩,跟什么人一起,大家没有在意,也没多问,直到第二天见吴没回来,打她手机也关机,这才四处寻找。谁知,找了一个星期,也没半点消息。
  民警调查同时,对吴某的物品进行检查,并没有发现异常物品和任何留言。民警将吴的名字输入公安查询系统进行失踪人口比对,也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
  不知不觉一个多月过去了,案件没有丝毫进展。面对蹊跷案情,民警凭借侦查经验,隐隐感觉吴可能遭遇不测。民警明白,侦破案件的关键,就是查清楚吴失踪那天的情况。于是,民警再次对吴的老乡、同事走访调查。就在此时,一名跟吴在酒店打工的小姐妹告诉民警,案发前一天,她听吴说:“心里好烦,也很后悔,想跟前男友和好。”民警抓住这一细节追问:“吴的前男友是谁?住在哪里?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小姐妹到酒店时间不长,跟吴不太熟,只知道她的前男友叫赵某,比她小3岁,住南陵县,他们谈了两年恋爱,半年前分了手,但赵某家的具体地址并不知道。民警根据这条线索分析,吴会不会是到南陵县找赵后发生了意外?
  凶手落网
  按照有关规定,镜湖警方将案件移交南陵县公安局调查处理。南陵县刑侦大队民警根据赵某的姓名、大致年龄通过公安系统查询,很快获悉赵住在籍山镇一个偏僻的小村,民警立马来到赵家里进行调查。
  赵家十分简陋,他的父母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民警进门,夫妻俩连忙招呼民警坐下。民警直接问道:“你们的儿子叫赵某吗?他在哪里?我们有些事想了解一下。”
  “赵某在上海打工啊。”赵的父亲赵老汉对民警说。
  民警问清赵在上海的具体住地后,直奔上海与他见面。站在民警面前的赵某瘦瘦弱弱的,人也很斯文。当民警问他跟吴某的情况时,他毫不隐瞒地告诉民警,两年前,他跟吴某在芜湖打工时认识后,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他觉得吴太霸道,性格倔强,而且年龄比自己大,两人不太合适,便提出分手。因为吴某多次找他复合,他不愿意。为了躲避吴某,2013年春节期间,他瞒着吴悄悄离开芜湖,跑到上海打工,手机号码也换了。也就是说,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跟吴某联系过。当民警告诉赵 “吴某失踪了”。他的反应十分意外:“什么时候失踪的?她会不会到别的地方去了?”
  民警分别在上海、南陵两地对赵某的情况展开调查。结果证实,赵说得是真话,尤其是吴失踪前后,他一直在上海。
  既然排除了赵某的嫌疑,那么跟吴某最后见面的只有赵的父母了。难道这对夫妻隐瞒了什么?为查出真相,民警多次进村,对赵的父母及吴某跟他们家的关系进行外围调查。村里人反映,赵某的父母都不错,但大家对赵某的对象吴某印象不太好,说这个女子几次三番到赵家闹。
  “闹什么呢?”民警问道。
  “赵某跟她分手,她不干。”“是啊,又放火、又撞车、又绝食……哎呀,不是省油的灯。”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向民警反映着情况。
  听着村民反映,民警觉得有些奇怪,这些事赵的父母怎么没有说呢,而且一再说吴某失踪前没有到过他家。
  民警一方面继续加大摸排,一方面发动群众举报有关线索。转眼间到了2014年3月初,民警获得信息,有人看到赵的父亲赵老汉在山林中焚烧什么东西,一连烧了好几天。民警再次到赵老汉家调查,直截了当地问他:“你最近几天在山上烧什么啊?”赵老汉正将一杯茶端给民警,听到这话忽然怔住了,手也在发抖,茶杯“啪——”地掉在了地上。
  “赵老汉有问题!”民警心里有数了,眼睛直直地盯着老汉。赵老汉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低着头使劲搓着两只手。足足过了5分钟,老汉终于抬起头,对民警说:“是我杀死了吴某,烧的也是她的尸体。”
  随着赵老汉的交代,一起由纠结的爱引发的悲剧让民警唏嘘不已。
  为爱疯狂
  时光追溯到2011年初。吴某跟老乡一起来到芜湖,在一家企业打工。赵某也在这家企业做工,一来二往,两人熟悉起来,并成了恋人。
  赵某性格温和,而吴某脾气暴躁、倔强,处处讨赵的强。一开始,两人还能甜蜜相处,半年后,就住在了一起,吴某不仅把赵某看得死死的,还牢牢控制着他的工资。随着生活中发生的一些矛盾,两人不停地起纷争,每次都是赵让着吴,同事们都说,“赵某是个窝囊废”。
  吴某虽然厉害,但心里十分喜欢赵某,她把管着赵当成了爱,她不容许赵有私房钱,也不能容忍赵背着她跟别的女人有来往。一次,赵某的表妹从南陵到芜湖玩,赵正好发了加班费,便带表妹到鸠兹广场玩玩,请表妹吃了饭。吴某知道后,一顿怒吼:“你胆子不小啊,敢瞒着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还乱花钱 。”
  赵某觉得很委屈,自然又爆发了战争,吴某一气之下摔坏了赵的手机。这样的战争经常发生,赵觉得两人性格差异太大,谈恋爱都这样,今后结婚了还不被吴某欺负死了,于是赵提出分手。不料,吴某死活不答应,三番五次地跟赵吵闹,还质问他“是不是有新的女朋友了”?赵某心灰意冷,2013年春节期间,赵某趁吴某回湖北老家过年,瞒着她跑到上海打工,担心吴会找到自己,连手机号码也换了。
  小年过后,吴某带着老家特产和赵某爱吃的东西返回芜湖。为了给赵一个惊喜,也没有给赵打电话,第二天,兴匆匆地来到南陵赵的家。不料,赵某的父母对她很冷淡:“你来干什么?我们不欢迎你。”吴某感觉不对劲,急切地问赵在哪里。赵的父母仍然没有好脸色:“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你以后也不要找他,更不要到我们家来了。”吴某想给赵打电话问个究竟,得到的竟然是“这个号码不存在”。吴明白了,赵是有意躲着自己。
  原本带着欢喜跟赵某见面,谁知却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吴某气得把手里的东西扔下就往马路上冲。此时,一辆货车驶了过来,失去理智的她朝着车撞了上去,驾驶员反应及时刹住了车。吴某虽然撞得头破血流,但没有生命危险。赵某的父母只好换了口气,好言好语把她劝回了芜湖。
  此后,吴某多次到南陵县找赵某,耽误上班,被单位辞掉。为了生存,她到酒店打工,一有空就给赵某打电话,但始终打不通。回忆起跟赵在一起的日子,吴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涌上心头。她实在很爱赵某,很想念他,但找不到他,心里十分煎熬。为了获得赵的下落,吴多次到赵家里,向他父母要赵的电话。赵的父母一再拒绝,吴从失望到绝望,疯狂至极的她不仅对赵父母家放火,还在赵家静坐绝食,闹得赵家鸡犬不宁。
  命丧黄泉
  吴某比儿子大3岁,赵某的父母就不太高兴,又见吴某性格不好,经常当着长辈的面打骂儿子,夫妻俩对吴更加反感,一再让儿子跟吴分手。
  赵跟吴分手后躲在上海,吴找不到赵不依不饶,闹腾似乎没有止境。赵的父母隐忍超过了极限,他们的生活完全被吴某打破,实在忍无可忍。案发当天,吴再次来到赵家,一进门就没好气地对赵的父母说:“今天你们要是不告诉我赵在哪里,他的手机号码是什么,我就不走了。”赵老汉操起扫把挥舞着:“你真不要脸,赖在我家干什么?我们又不欠你什么!”吴一把夺下扫把:“不见到赵,他不答应跟我结婚,我就是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他。”
  两人越吵越凶,吴某顺手捡起一块砖头朝赵老汉就砸。老汉躲避不及,额头被打破,怒火中烧的他奋力抢下砖头,发了疯似得砸向吴。赵老汉是庄稼人,一身蛮劲,吴某哪里是他的对手,只几下就被打得趴在地上。老汉似乎不解恨,头脑一片空白,继续一下一下地砸着。赵的妈妈见吴倒在血泊中不动了,吓得大叫:“别打了,要出人命了!”老汉这才停住手,仔细一看,吴气息全无。
  赵老汉吓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才缓过神来。“怎么办啊?”妻子颤抖的问话让赵老汉清醒过来,他从地上爬起来,从屋里拿了一块大塑料布,把吴的尸体裹住,用板车拖到自己家菜地里埋下。路上,他把吴的手机随手扔进水塘里。
  自从把吴某砸死,赵老汉的心里一直很害怕,他没有告诉儿子这些事,自己在煎熬中艰难度日,每当晴天,他都会到掩埋吴的地方看看,默默地忏悔,祈求死者原谅。到了今年3月初的一天清晨,赵老汉再次去看时,惊讶地发现掩埋吴尸体的土堆被野狗刨了一个大坑,吓坏了,他赶紧把尸体埋好。
  回到家,赵老汉就怎么处置吴的尸体想了半天,最后决定把尸体烧掉。想到此,老汉熬到半夜,跑到菜地把尸体拖出来,趁夜深人静之际运到山林,在尸体上架上柴草,点燃之后回了家。第二天一大早,老汉跑到山上,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尸体并没有烧了多少,而火早就熄灭了。老汉又点燃柴草继续烧,这一烧就是一星期,终于把尸体全部烧成了灰。而他的举动被村民发现,最终没有逃脱警方的抓捕。
  如今,悲剧落幕,两家悲情。吴某的父母得知真相后心如刀割,一家人陷入无尽的悲痛之中。赵某也十分震惊,他无论如何不会想到父亲竟然成了杀人犯,更为自己没有处理好这件事感到无尽的自责和痛楚。
                                                                                                俞昌辉 孙贤辉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