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诗词守护着的年华

发表时间:2015-03-12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有人说她的一生注定一场绚烂花事,历尽四季,天真烂漫过,忧愁叹息过,但最终依旧在强烈的如同严寒侵袭般的悲苦中逝去。
    “红藕香残玉簟秋”,又到了最令人伤感的秋季,荷花终究也散尽了她最后的一丝芬芳而凄凉地凋落。独自一人守着这萧瑟的景象,同一般的少妇一样感叹自己终将老去的容颜,却难解心中寂寞。这时的她依旧年轻,心中堆满了对丈夫割舍不下的爱与思恋,可惜她并不知道这些愁绪会一直伴随着她,直到她如花般凋零。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守回时,月满西楼。”年少的易安,依旧保留着天真烂漫的心,万般愁绪总要排遣。于是独自登上兰舟欣赏这美景。风景虽好,奈何佳人却始终无法绽放欢颜,牵挂早已占据心头,期盼着哪怕是一封书信的到来,也能让她安心许多。痴心地等待,却不想已是明月当空。“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忘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一样的秋夜,一样的月光,一样的离别,一样的伤感,一切都那样相似,或许世上的离别尽皆如此也未可知。但最是那不懂离别之苦的明月,却寄托着古往今来多少离人的悲惨。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花儿何曾在意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如同易安的命运,总是那样令人扼腕叹息,却又无从改变。远处的他,如今还同她一般,心怀思念,情到深处,心心相映。但如此令人忧愁的两地相隔却在未来的某一刻变为了天人永隔,无法想象深爱丈夫的易安如此承受这般痛楚但她终究还是承受了下来,如今的我们也只记得那首《南歌子》,字字是血,声声是泪,“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未其?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离别,大概是易安一辈子都难以释怀的痛。离别的愁绪占据了她思念牵挂的心,却渐渐嵌入了她的命运里,成为痛至蚀骨的怀念。一代佳人却难以见到她美丽的笑颜。
    她的一生,欢乐的时光那样少,痛苦的岁月却那么多。无数的美好情怀不断残败凋零,命运让她承受了太多人无法经历的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谁怜流落江湖上,玉骨冰肌未肯枯”,她终究还是成了她笔下那并蒂的银杏,虽香消玉殒,但她的诗词成为她守住了曾经春光正好的岁月,风雨摧残的流年,生命无尽的蹉跎。
                                                             
安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二(1)班 陶宇沁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