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长长的站台 漫漫的等待

发表时间:2015-09-27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还记得朱自清《背影》一文中那个离别的站台吗?自古以来,车站意味着“伤别离”和“再相聚”,每到一站,片刻停留,留下的却是满满的离愁和重逢的喜悦。

     老站台上的动人场景(小)

     66岁的徐国道老人,是芜湖火车站的老员工。工作数十年间,他目睹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在他眼里,站台是个饱含深情的地方,一直站着送别和迎接的人们,身边的风景总是变了又变,梧桐树叶枯了又绿,但站台上的人却始终如一,都在等待着重逢与团聚。

   “八几年,我从南京调到芜湖工作,当时的老车站就是在这儿”,在徐老的指引下,在赭山中路边一处待拆迁的住宅区内,我们看到了老车站的旧址,进门处斑驳的墙壁上,写着“火车站宿舍”几个红色大字。徐老介绍着当时大概的布局,行李房、候车室、售票处……但如今已难以再寻到车站的痕迹。“90年代,车站搬迁到现在的老车站后,这里就被改成了职工宿舍”,徐老感慨,一晃20年过矣,当时他们口中的“新车站”,如今也将要被更为现代化的车站所取代。可不论时代如何发展变迁,对老站的那份留念和回想,一直沉淀在老铁路人的心里。

    徐老当年的工作,是在车站内烧锅炉,为站内旅客、工作人员提供热水。因为工作地点就位于站台附近,一眼就能望到长长的站台,一幕幕惜别相送的场景,让徐老记忆尤深。
   “那个年代,公路、航运都不发达,人员货物的输送主要靠铁路”,徐老说,那时的铁路,在社会生活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迹,而由于通讯的不发达,交通的不便,也让站台上的这份别离更生伤感和愁绪,所谓一朝分离,不知再见是何时。

    令徐老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每年一次的新兵入伍,亲情在那一瞬尽情释放。“以往孩子入伍当兵,三五年不得回来,与家人联系只有靠写信,作为家人来说,这份离别承载了太多的痛苦”,徐老说,每年到了12月份,就有一批批新兵在车站戎装待发,告别家乡和亲人,启程奔赴军营。这时站台上总是人潮涌动,车窗纷纷被打开,父母就趴在窗户上,握着孩子的手,迟迟不肯放开,眼里的泪止不住地流。徐老回忆,每每看到这番场面,车站管理人员也是默默允诺,一直让告别持续到火车开动的一刻,这样的画面也烙印在他的心底。

    如今,通讯设备高级了,交通便利了,老站台上的那份“苦别离”,在今日慢慢淡化。就像徐老一样,虽与在外地工作的儿子远隔千里,但时代的发展,让这份分离不至于太久,思念不再那么孤单。

      在爱的站台上送别(小)


    对于徐老来说,站台上的聚散别离,演绎的是他人的故事;而对于在外的游子而言,站台上演绎着自己的人生,这里是起点也是终点,是开始也是结束,是欢聚也是离散。

    家乡的小车站坐落在青山边,从家步行出发,十多分钟的时间就能到达。小时候很少离家,车站里人来人往,只是觉得热闹喧嚣。然而,从十八岁上大学起,我也成了这匆匆过客中的一员,直至如今。这列火车从皖南山区开出,一路向北,五个小时后在芜湖靠站,绵延的铁轨途经山川和平原,一路上的风景我早已烂熟于心。

    想起第一次踏上离乡的火车,是提着大包小包,来芜湖上学。那时,我渴望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总想逃离父母的视线,面对即将到来的异地生活和学习,心里满是欢欣跳跃。以致于在站台上,我根本没有留意父母脸上的忧心和眼里的牵挂,那时的站台,在我眼里弥漫着欢乐。大学毕业后,我离开芜湖,在老家本市找了一份工作。那时,每周都能和好友一起搭火车返家,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轻松愉快。因为常回家,父母很少来车站接我,总是在家忙着为我准备饭菜。那时,家乡的站台,就像是父母的怀抱,时刻敞开等着我回来。

    然而,站台在我眼里变得伤感,是四年前的再次离乡。因为工作原因,2011年我回到芜湖,在这里生活、成家。从那时起,家乡渐渐变成了故乡,每年只有到了节假日,才能搭火车匆匆赶回家,和父母待不了几日,又要匆匆返程。一个多月回趟家,是我给自己定下的“最低标准”,因为即便是这样的频率,一年中与父母相聚的日子也是屈指可数。每次回乡,当火车进站声声汽笛响起时,我便觉得悦耳动听,冰冷的列车,也像家一样温暖起来。父母此时,总是站在车站外等我,挤在人群的最前面,伸着头,挥着手。

    每次返程,我总不愿意让父母去送我,还装着大大咧咧的样子,说着“这么点儿路,送什么啊”,其实心里明白,是不想和父母站上离别的站台,怕那份伤感会抑制不住。可妈妈却总是要送,每次在站台和她挥手告别,不再有上学时那般轻松的心境,聚少离多的状态,父母老去的身影,让我百感交集,有时会等车子驶离后,忍不住泪水泉涌。如今,车站在我眼里,成了离别的场所,站台也变得沉郁。

    铁路的两头,一头是绵亘的山川,一头连着浩淼的江水,两边都是我的家乡,一端是我的亲人,另一端是我自己的小家。或许,人生是流动的,生活是流动的,只有爱却能永久地站立在那儿,与坚固的站台一起挥手相送。  记者 康丽 文  吴安亚 摄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