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无法忘怀的老国货

发表时间:2014-10-08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魏兴云

    前几天回老家,捎了一辆新自行车给留守在家的老父亲,七十五岁的他还骑着那辆大架的“永久”牌自行车赶集上店,前后胎都更换了几次,挡泥瓦都锈蚀了,还是舍不得扔掉。
    这辆自行车在我家快要三十个年头了,最早是我堂哥结婚时,那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农村流行着“三大件”,分别是缝纫机、自行车和黑白电视机。缝纫机是蜜蜂牌,自行车是永久牌,黑白电视机是熊猫牌的。当时堂哥已经二十六岁了,在农村已经算得上大龄青年,女方提出的要求就是要这“三大件”,镇上的供销社已经脱销,有钱也买不到。婚期在即,可把我二大爷愁坏了,幸好我的另外一位堂叔在县里的五金公司工作,近水楼台,总算把这“三大件”置办齐了。我们村子离县城五十多里路,用一辆平板车拉回来,一路上好多人都是羡慕的目光。那时我只有八岁左右的样子,自行车还都是零配件,是我父亲蹲在门前的大杨树下慢慢给装配起来的。
    堂哥骑着这个车子好几年,在镇里上班下班,也算出了不少力气。后来又流行小架的自行车,他淘汰下来,被我家买来,先是我哥骑着上学,到我手里的时候前挡泥瓦已经没有了,但钢圈还是锃亮,一直都没有生锈,可见质量很好。等我们毕了业,这辆自行车到了父亲手里,几经修理,竟然还能“服役”这么多年,看来国货还是强啊,一点不比那些外来的品牌差。
    在所有七零后的记忆里,一定会有友谊牌雪花膏的记忆。那个年代的农村家庭,几乎家家都用这种散装的雪花膏,条件好一点才会用郁美净,不像现在,化妆品有太多的瓶瓶罐罐。那时,年轻人想要脱下千层底,穿上回力鞋,一般要跟家长软磨硬泡好多天,才能满足这个愿望呢。照相用的胶卷大多数是保定产的乐凯牌,很巧合,我当兵的地方就在这里,然而几年的时间不到,因为数码产品的冲击,据说这家工厂已经停产倒闭多年了。
    不过,消费者的心思谁也左右不了。曾经走入低谷的回力鞋又杀到了欧洲,遭到了疯抢,一双鞋的价格竟然到了五十欧元。一些怀旧的中年人,在经历了外国的时尚品牌之后,又把目光转回了这些老国货。有的脚上穿着回力鞋,脸上抹着百雀羚,背上了绣着“为人民服务”的黄书包,嘴里吃的是大白兔奶糖,居然很有情趣。
    怀旧本无罪,也不能证明自己老了,而是心中珍藏着的那个纯真年代最美好的回忆,并没有被我们忘记。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