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来到贫困生家里 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发表时间:2014-09-02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8月12日,那是一个阴天,我从芜湖新闻网上看到了大江晚报的一条新闻,一个贫困学子因家庭困难无法筹集高额的学杂费而犯愁,她叫丁梦(化名),就在我们的身边。我抬头望了望窗外随风摇摆的树叶,决定约上其他队友,去做一次实地走访。
    说干就干,从大江晚报马正超记者手中要到孩子的联系方式后,8月16日,我们一行4人冒着大雨出发了。丁梦的家在繁昌县繁阳镇马坝附近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偏僻到连汽车导航、手机地图都无法识别,而眼前这是一条怎样的路啊?狭窄、曲折、泥泞不堪,但却是丁梦走出农村唯一的路。
    顾不了被泥水浸湿的鞋袜,为了更加客观地了解情况,我们决定先去村委会问一问,听说了我们的来意,村委会的工作人员感慨万千,简单介绍了一下丁梦的情况后,我们一起来到了丁梦家。
    丁梦所在的缸窑村虽然偏远,却因为村民的勤劳并不十分贫穷,然而在许多楼房中间,一间破败的老瓦房显得格外扎眼,由于年久失修,墙角已有裂缝,几片破瓦掉落在地上。听到人声,一个女孩迎了出来,害羞地向我们介绍,她就是丁梦。
    因为提前知道我们来访,丁梦特意换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一套已经洗得褪色的运动服,她不好意思地邀请我们进了家门:几张老式的桌子和床,几条板凳,就是全部家当。此时的我已经听不见任何人说话,同样出身贫寒的我久久地愣住了,眼泪也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
    暗暗擦掉眼泪,丁梦的父亲主动与我聊了起来。“命运好像一直在捉弄我们”,丁梦的父亲刚说完这一句话便老泪纵横。原来,丁梦初三时,爷爷做了癌症切除手术,之后长年服药;去年,母亲又查出患有子宫肌瘤,由于家里贫困,没钱支付医疗费,一直靠药物维持。全家人唯一的收入,就是父亲做叉车工的工资——每月2000多元的收入,可在各种开支面前,简直杯水车薪。
    庆幸的是丁梦从小就很懂事,成绩优异,生活节俭,家里的堂屋,密密麻麻地贴满了她在学校里获得的各种奖状。为了尽快攒学费,她高考一结束就到附近的一家服装厂打零工,虽然剪刀留下的伤还没好,但20多天挣了500多元的报酬已经让她很开心。或许是经历的坎坷太多,听到父亲说起家庭的不幸,懂事的丁梦并没有十分悲伤,因为她相信只要她将来有了出息,这一切都会改变。
    随后,丁梦兴奋地拿出了珍藏在枕头下的录取通知书。山东大学,多少学子梦寐以求的学府,可只有丁梦自己知道,为了这一纸通知书,她付出了多少。一说到开学和7000多元的学杂费,丁梦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喷涌不止。丁梦无声的哭泣刺痛了我们现场每一个人的心。每个人都有追逐梦想的权利,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一路披荆斩棘,一帆风顺。我们当场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尽全力帮助丁梦,圆她的象牙塔之梦。
    告别了丁梦一家,我们驱车回到芜湖,顾不得午饭,我就在我们的“908雷锋爱心车队”群内发起捐款倡议,仅仅两天的时间,就有十多位队友作出回应,并很快募集到了7000元的善款。
    8月24日,距离开学不到两周的时间,我们再次来到了丁梦的家。和上次不同,虽然也是一个雨天,但同行的车友们却心情畅快,因为我们知道丁梦的求学梦能圆了。
   “谢谢大家,我一定努力学习,回报你们的帮助!”接过我手中的7000元善款,丁梦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却又笑了,这一次,她笑得最美最开心,丁梦的老父亲也是泪流满面,不断地说着:“这份沉甸甸的资助真的好比雪中送炭啊!”
    回家的路上,天空也已放晴,再回头看看,雨后的阳光照得这个小山村格外清新,充满了生机。几百块钱,对于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来说可能并不足惜,能买到一件衣服、一双球鞋,还是一桌饭菜?但对于贫困的孩子来说却可能是全部的希望。我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继续发扬我们“908爱心车队芜湖分队”的精神——学习雷锋,做时代的先行者。
           吕盛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