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老师 老师

发表时间:2014-09-09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60多岁的母亲那日欢天喜地地告诉我,她刚参加了一个50周年同学会,一帮老头老太还AA制去外地玩了一趟。心满意足的老太太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都没变,见面都认识。可惜我们的老师都不在了,要不更有意义。”回味之余还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同学一定要来往,老师一定要多看望。”
  我极少参加同学会,特别怕老师也在场的初中同学会。
  小学开蒙晚,又转了几次学,老师印象浅,还不抵校门口卖糖醋萝卜的奶奶来得深刻。上中学才开始进入状态,对老师的感觉就一个字——怕。初中读的是普通中学,成绩不错,被老师寄予冲击重点高中的厚望。于是被特别关注,尤其班主任。班主任是个严厉的中年女教师,教历史。记得进入初三冲刺阶段,她不仅每天一早就到教室里,提醒我们时间有多宝贵,还时不时出现在教室的窗外或后门口,并以咳嗽警醒那些不自觉的同学。记得,那时班主任每天都要找时间抽我背书,甚至会在放学后跟着我,要求我立刻回家,不要在路上逗留也不要交不上进的朋友。那时我心里觉得她管得可真宽,现在想来,老师是怕那些所谓的不上进的朋友给我带来负能量,她真是以一个妈妈的心在呵护我呢!
  中考没让班主任失望,颠颠地跑去报喜。她掩饰着满意对我说:“现在开始就要为高考准备了!你是普通中学毕业的,基础肯定差些,要更加用功才行。”本想获得表扬的我,顿时又紧张起来,觉得身上的担子好重。果然进入重点高中一下就被淹没在“学霸”的海洋里,光芒全无,心里觉得十分对不住老师,放假了也不敢回去看她。第一次却步了,往后步步都迈不开。一别数十年,直到去年,班主任竟然主动联系上我,打的是办公室电话,她说是在报纸上看到我的名字。因为她想去看望与我同届的一个得了重病的学生。说:“想了想,我一个人去怕她压力大,你陪着我一起,人多聊天比较好!”老师的声音一点没变,我既激动又惭愧,同时有无颜相见的局促。老师曾认定我是能成大事的人,已中年的我却碌碌无为、庸常无比——老师该多失望。
  与老师相约在同学家小区门口见。远远地,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冲我招手,我赶紧跑过去。老太太拉起我的手直拍:“哎哟,没变,一点没变,连个子都没长多少呢!”我心里全是惶恐,这可不是我记忆中的老师,她该板着脸问我上了哪个大学、在哪工作、“混得”怎么样才对呀!老师问我:家庭可好?可有孩子?孩子可好?……眼泪不争气地要涌出来,我的老师老了,她不再是那个对我要求严格的班主任,她更像一个多年未见的妈妈。
  那一聚后,我亦没有多联系老师,心里总有对不住当年厚望的愧疚。教师节要到了,想对班主任说:您一定要好好的。也想对所有的老师说:你们都住在学生们的心里呢!
  黄瑶琴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