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水墨无为

发表时间:2014-10-29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葛维敏
    无为南濒长江,北邻巢湖,是江北的鱼米之乡,历朝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西河是贯穿无为县南北的一条主要河流。无为县城呈舟形,环城河将她护佑。她仿佛是一只浮在水面上的、扬帆起航的巨舰。有水的地方就有灵气,无为借助水的灵气而富庶,人文荟萃。我们的车在滨河路行走,处处都能见到碧波荡漾的河水,河边绿树成荫,碧草连天。河中有碧绿的荷叶挤挤挨挨,偶有鸥鸟起起落落。无为是一幅水韵流长的水墨画。
    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县城内的米公祠。米芾是北宋书法家、画家、书画理论家。天资高迈,书画自成一家,精于鉴别,善诗,工书法,擅篆、隶、楷、行、草等书体,长于临摹古人书法,达到乱真程度。他到了晚年,在知军无为的两年多时间内,留下了很多故事。
    米芾在无为做官时,听说无城濡须河边有一块奇形怪石,形如老翁,当时人们出于迷信,以为神仙之石,不敢妄动,怕招来不测。米芾立刻派人将其搬进自己的寓所,摆好供桌,上好供品,向怪石下拜,念念有词。故称此石为“拜石”。后来,他还画了《拜石图》。画此图的意图也许是为了向他人展示一种内心的不满。
    米芾崇尚晋人书法,“宝晋斋”是他自题的书斋名。宝晋斋门前的一副对联是后世对他的贴切评价:“建斋刻帖德播千秋 勤政为民造福一世”。他在“宝晋斋”前掘池建亭,即墨池、投砚亭。投砚亭,是米芾读书和挥毫的地方。相传,一天夜里,池中蛙声聒噪,滋扰米芾挥毫的心绪,他便取砚一方,上书一“止”字,投入池中,蛙声立绝。从此,水池变成墨色,故称“墨池”,而池中古亭便称“投砚亭”。墨池里现在东浮睡莲,西植莲藕,给一潭死水增添了蓬勃的活气。
    池南面高坎上有一眼圆井,曰“杏花泉”。井沿上的圆石被井绳磨出数道深深凹沟。再往南,依山建一座高高的楼阁,乃“聚山阁”。登上此阁,可以远眺全城,大概因景色都将汇聚于此而得名吧。
    离开无为县米芾纪念馆,我们驱车去观赏位于县城北郊的黄金塔。
    在我的印象中,塔一般建在山上,周边应该有寺庙,塔的层数一般是七层。我原认为塔是粗壮厚重的汉子。但在这里,却颠覆了我对塔的许多认识。这里的塔建在村中的一块平地上,围墙内的面积不过400平米,只见孤塔,不见寺庙。它有九层,一、二层上是双沿,远看是假十一层。它是苗条秀气的,如新生的竹笋正蓬勃旺盛地生长,直指云霄。
    黄金塔是一座仿木楼阁式砖塔,平面六边形,塔高35米,共9层,层层仿木斗拱,鸳鸯交手,结构牢固,塔体庞大,逐层内收,造型挺拔,历经千年,巍然屹立。塔内设上折式台阶,可盘旋而上,每层均设有不同方向的塔门,以便人们极目远望。黄金塔为阿拉伯风格的堡垒形建筑,实际为12个等边形砖塔,因为四围涂有一层金粉而得名。
    文献记载,明清以来,古塔曾先后于洪武、隆庆、万历、康熙、乾隆等年间整修。清末以后,由于年久失修,塔体下层砖石剥落,塔顶损毁开裂,草木丛生,一度成为无顶之危塔。“文革”期间,幸得当地百姓保护,得以幸免遭劫。
    我们今天所登临的,是经修复重现了丽影雄姿的一座名副其实的“宝塔”。青灰的塔砖表面有些斑驳,白色的砖缝十分密实。塔顶上多处生有草木。近处仰望塔,不可见顶。它散发着一种令人敬畏的气息。这种敬畏感并不来自于高度,而在于艺术之美与历史之厚重。
    待我们兴致勃勃登塔时才发现,塔道之窄,仅容成年瘦人进入;塔阶之陡,则必须双手双脚着地攀爬。任你绅士淑女,到此毫无风度可言。塔内又无照明设施,只能靠摸索前进。颤颤巍巍爬上一层,站的高度不同,所见景致不一样,感受也不一样。看完一层,再上一层,极目远眺,鸡犬相闻的田园风光尽收眼底,稻黄柿红的秋收图也一览无余。
    水墨无为,印象深刻。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