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一位老社工的“酸甜苦辣”

发表时间:2016-10-20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作为一名社区工作者,赵帮琴是“老资格”了。她今年53岁,是赭麓公共服务中心保障科科长,自从1990年进入当时的赭麓街道办事处任计生办主任到现在,已从事基层社区工作26年。“我的大半生都是在社区度过的,早已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把居民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了。”还有不到2年,赵帮琴就要退休了,谈起这些年社区工作的感悟,她说:“真是酸甜苦辣,百般滋味在心间。”

苦:人少事多不得闲

社区是现代社会最基本的组织单位。社区工作可以说是“上边千条线,下边一根针”,各项工作重心下移,繁杂琐碎的工作大多压到了社区工作者的头上。对于多年来的基层工作,“辛苦”是赵帮琴最深的感悟。

“我负责的保障科涉及民政、低保、残联、救助、廉租房等多个与老百姓切身利益相关的门类。”每月20日前要上报审核民政材料,每年5月30日前要对辖区贫困残疾人摸底上报……赵帮琴如数家珍似地掰着手指说着自己的工作内容,掰着掰着手指都不够用了,她笑着说:“事事都重要,就是自己的事不重要。”

原来,两三年前赵帮琴就感到腿脚不利索,经检查发现大腿后侧长了一个脂肪瘤。这些年脂肪瘤越长越大,家中七八十岁的父母亲一直忧心女儿的健康,担心脂肪瘤病变,催着她去尽早割除,而赵帮琴却因各种事“脱不开身”。“由于基层人员待遇低,人员流动频繁,事多人少,我就得顶上。因为我们解决的大多是居民的燃眉之急,一耽误老百姓的实际利益就受损失,同事忙不过来,居民等着办事,我怎么请假?”

酸:拒做“好人”遭冷眼

苦能扛,就是不被理解的酸楚咽不下。让赵帮琴印象深刻的是,辖区一位40多岁的女性居民来社区申请低保,这位居民本人没有残疾,在外打工,其丈夫手指残疾,也能跑摩托来贴补家用,其家庭条件不符合国家对于困难群体的低保标准,赵帮琴按照规定没有为其办理低保。

没想到这位居民心怀不满,每次遇见都会冷嘲热讽,冷眼相对,“你能干一辈子吗?不会多做点好事吗?也不为下一代积德……”赵帮琴心里委屈酸楚,却十分坦然,“我手里握着国家民生工程的公平公正,不做老好人,不怕得罪人,才能保证真正符合条件的困难群众得到补助”。

辣:走街入户有惊险

“迎着星星出门,顶着皓月归来,伴着春夏秋冬的轮回”是不少社区工作者工作的真实写照,在社区工作者日常工作中,走街入户的调查必不可少。不断行走的脚步、挨家挨户地敲门、不厌其烦地解说,有时候为了配合居民们白天上班夜晚在家的作息时间,加班加点晚间入户也是寻常。已经年逾5旬的赵帮琴坦言晚上去居民家中因光线昏暗,磕着碰着是常事,更刺激的是,居民家中突然蹿出的大狼狗差点让她吓得滚下楼去。

一些急性子的居民不理解社区的办事流程,产生误解后怒骂社工,对此,“老基层”赵帮琴多年的经验是,笑对怒骂不还口,办好实事以情动人。辖区一位老人瘫痪卧床需要办理残疾证,因为需要程序和审核,一时半会办不好,其家人觉得社工在拖延,骂了还不过瘾,扬言“要把老人抬到中心大厅来”,面对居民的激动情绪,她晚上入户做工作,抓紧时间5天内为老人办好手续。年节期间,还领了慰问品上门看望。如今,这容易“激动”的一家人早已被赵帮琴感动,见了面也不忘说声谢谢。

甜:只留温情在心间

说着“苦辣酸”的感悟,笑容却一直留在赵帮琴的脸上,她说:“26年的基层工作,现在想来,记得最清楚的大多是暖心的感动。”

今年32岁的赵伟因小儿麻痹导致一级肢体残疾,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靠着60多岁的老父亲照顾,小伙子对生活也没了盼头。赵帮琴走访了解后,为其上报残疾人“无障碍改造”民生工程,申请了资金为赵伟家的卫生间和厨房做了改造,为马桶安装了扶手、洗浴间安装了热水器,改造后赵伟可以自己吃饭洗澡上厕所。热心的“赵阿姨”还常上门鼓励赵伟学习一技之长,鼓起生活的勇气。

前段时间,赵伟的父亲找到赵帮琴,硬要将自家种的枇杷送给她“尝鲜”,赵伟父亲感激地说:“现在孩子对生活有了希望,通过网络还能赚点小钱贴补家用,生活也能自理了,自己老了也能放心了。”赵帮琴说:“自己的工作能为这些普通的百姓带来最及时的帮助,看到他们的笑容就觉得心里很暖很甜。”

记者 顾娅 实习生 王月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