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我的爷爷

发表时间:2014-10-14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袁传伟
    我最佩服最崇拜我的爷爷。
    爷爷是自小靠乞讨为生,与我那瞎眼的祖奶奶相依为命。母亲生前曾不止一次告诉我,有一年冬天雪花纷飞寒风呼啸,静寂的小镇雪白一片。躺在四面透风破祠堂里的祖奶奶因饥饿寒冷奄奄一息。刚十四岁的爷爷抹着眼泪顶着寒风直奔镇东头的水塘,用冻僵的双手握着石头狠命地砸着厚冰,一口气砸出冰窟窿,下到刺骨冰水里,用双脚踩出两节藕,爬上来全身已被冻得没了知觉。祖太太终于缓了过来,那是爷爷用生命换来的。第二天爷爷高烧不退,守在一边的祖太太呼天喊地,深怕失去她唯一的儿子唯一的依靠。爷爷的生命力极强,不仅挺了过来,更是在几年后他十八岁的那年夏天创造奇迹:山洪爆发,河水陡涨,小镇上的人纷纷四逃,因为祖太太只得留守破祠堂的爷爷徒手从湍急的河水里捞出了大量木材——那是上游人家的房屋被大水冲塌后的屋梁。我无法描述爷爷怎样从奔腾的大河里捞木材的情景,但可以断定这些木材捞到岸上后,爷爷一定累得没有了丝毫力气,内心却涌动着无限的喜悦。
    把这些木材变成商品,是爷爷随后几年的不懈追求。为了拜师学艺,爷爷忍气吞声。记得一天傍晚,已经人生暮年的爷爷习惯性地摸着自己下巴那撮雪白的长胡须,眯着双眼对我说:要说苦,你们都想象不到我的一生有多苦,我跟师傅学木匠时,连师娘的马桶都是我倒,师傅整天板着脸,稍不注意一巴掌就扇过来,脸上火辣辣疼还不许用手摸,更不敢冲师傅翻眼睛。
    严师出高徒。后来,爷爷的木工手艺在故乡方圆几十里无人不晓:雕龙刻凤的床,各色花卉的桌椅……栩栩如生,呼之欲出!正是超人的技艺,使爷爷逐渐致富,置地买房,富甲一方。然而,富裕的爷爷对自己和子孙的生活却极其吝啬,穿补丁衣服,吃家常便饭,唯独对我父辈们读书慷慨大方。爷爷把六个儿子三个女儿全部送到学校读书,这在上世纪的四十年代极为罕见。
    吃苦耐劳非常精明的爷爷绝对没有想到依靠自身奋斗换来的富裕也会带来灾难:土改那年,有地有房有财产的爷爷被划为地主成份。这成份像是紧箍咒,使爷爷在后来的日子里受尽折磨。尤其是“文革”期间,那时的爷爷奶奶每天早晨都要准时站在镇中心,胸前挂着的大纸牌上写着“大地主某某某”并打着鲜红的“X”,低头不语一站就是半天。不久被抄家,一群“红卫兵”冲进屋二话不说,只要看到“龙凤”、“花草”之类的物品全部砸碎。顷刻间,掼烂的花瓶等古玩使偌大的院子里铺上一层碎瓷片,就连一幅珍贵的郑板桥名画也没有幸免于难……浩劫之后,不怒自威的爷爷一下子腰弯了,像是老了十多岁。始料不及的是,一顶地主的帽子也株连了第三代:我初中毕业后不被推荐读高中,意味着初中毕业即失业;不许参加“红卫兵”,更没有入党入团的资格……爷爷抚摸着我的头发,叹息一声,说:早知这样,我宁可要饭……爷爷对不起你们……
    万簌俱寂的秋夜,仰望星星点缀的夜空,我想:无论世间怎样变化,不管人的价值取向如何改变,爷爷的吃苦耐劳勇于创业勤俭持家的美德都将永远镌刻在子孙的心中!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