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巍巍佛子岭水库

发表时间:2014-10-14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黄丹丹

 
    金秋,有幸随文友同游新中国第一大坝——佛子岭水库。天高云白,沿着蜿蜒山道,与满视野的绿撞个满怀之后,再过一座桥,一座恢弘的大坝刹那间便呈现在眼前!六十年间,这座在解放初由我国自行设计的水库,经历了洪水和地震的考验,依旧巍然屹立在这山水之间。
    沿着近乎垂直的台阶,徒步攀到了这座足有三十多层楼高的大坝顶上。我望着这座建在两山之间的雄伟大坝,不由对那些设计者和劳动者心生敬意。低头看,奔流咆哮的淠河水,在大坝宽长臂膀的呵护下,变得温驯起来,水流静静地汇聚成湖。放眼望去,碧波荡漾的水面,玉带一般绵延地伸向远方。四周群山叠翠,远处白帆点点,不时有飞鸟掠过水面,隐没山林,又忽而从林间飞上碧空。好一幅诗意的山水画卷!
    漫步在这百米之高,510米长的拱形大坝上,深嗅山花芬芳和松林清新的气息,悠然俯瞰,只见遥遥的坝底处,倾泻而下的水流溅起袅袅水烟漫漫升腾,奔流……远处,依山而建的迎驾工业园,现代而气派;隐在林木间的琉璃瓦的民居,整洁而有序。
    佛子岭水库,不仅拦截了汹涌的水流,更是利用它庞大的储水功能为下游包括霍山县在内的多个县区提供了农业灌溉和生活供水。它利用水能发电,为工业化提供了动力保障。
    继续走着,迎面遇到一群国际友人,他们不停地拍照、交谈,在擦肩而过的那刻,他们冲我们微笑着竖起了大拇指。我知道,这是外国朋友发自内心的对大坝的赞美,对中国人智慧的赞美。
    归去时,沿着大坝的另一侧拾级而下,地势比来时更险,我听见来自坝底的轰轰水声,心里莫名地想为佛子岭唱首赞歌。没有它的守卫,何来人的安居?没有它的灌溉,何来农作物以及茶的丰产?没有它的供能,何来当地工业的腾飞?
    六十年已过,佛子岭依旧。当初,建造她的那些人,以及为了建造她而离开家园迁离而去的那些村民,都渐渐老去了。不要紧,佛子岭就是一座丰碑,它造福着后人的同时也将那些为它付出过的人们的精神永远地镌刻在它岿然的坝体内。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