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晴好的冬日3

发表时间:2015-03-02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解帮
    乡下的冬日,大地空旷,原野尽黄。庄稼已收割,一茬茬低矮的稻桩,在清风中倔强地坚挺,枯黄了颜色,苍老了岁月。
    乡村的冬天,阳光懒,人悠闲。午后,有人把桌子搬到院落的太阳底下,约三朋四友来家打牌寻乐;也有勤快的,把秋天里收获的谷粒扛到场地上,散在地上晒潮。
    上岁数的老人,喜欢在田间走,或站在村头某处,燃一支烟,向远处久久凝望。玉米般泛着金黄的阳光,透过稀疏的林木,斜斜地照着烟圈的轮廓,一圈一圈,荡漾随即飘散。远处,有孩子扛着铁锹在田里挖黄鳝泥鳅。野生的泥鳅黄鳝,是烧制美味的佳品,市面上价格亦不菲。如果一次挖得少,他们就自家吃。如果多,就拿去集市卖,换来他们喜欢的糖果和书。
    乡下女人,似乎不耐冻。她们穿得严严实实,头上扎着毛巾,看着就暖和。她们早上一起来就里里外外扫个不停,只到下午才得闲。村庄的女人们喜欢串门,一面打毛线一面聊着家长里短。傍晚时分,乡村的女人迈着碎步,走在太阳的余晖中,走向了自家的菜园。暮色正垂,到了做晚饭的时间了。缕缕青烟,在无风的傍晚,向着天际处静静弥漫。
    城市的冬天,相比乡村,少了一份萧瑟,多了一份躁动。在都市,即便是深冬,常青树的青色照样点缀着都市的繁华。走在公园里,枯草间或还有几许绿色。有恋人坐在草上,女孩靠男孩的肩膀上,发着傻。远处的钓鱼园里,三三两两的人在专注地垂钓,垂钓的人嘴里多是含着一根烟,却忘了吸,那烟雾便呈一条白线袅袅地垂直向上升腾。
    在晴好的天气里,有一些城里人,喜欢在双休日坐阳台上,捧一本书静静地读。玻璃窗隔断了外面的寒冷,阳光透彻地照着,室内温暖如春。窗外,繁华散尽,给人满眼枯黄的辽阔之感。偶尔,一两只鸟儿划过城市的上空,似是锐利的啁啾,给人一种熨帖和清爽。也有人,一家三口来到公园的草地上,享受着这份闲适,顿觉心地悠远。抬眼看一眼远远近近的楼宇,似乎也有着水的灵气、土的憨实。当然,也有都市独有的洁净。
    乡村,抑或是城市,冬日的大地,都像一幅铅笔画,笔画虽极简单,但笔迹遒劲,脉络分明。度过了一年中的三季,最后一季的太阳晒在身上,像喝下了一壶老酒,散发着融融的暖意。站在一个背风的地方晒太阳,禁不住就会让人生出一份现世祥和、冬日晴好的感叹。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