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生活绘)知己在身边

发表时间:2015-03-02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王玉洁
    小寒日,意味着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到了,天气预报说是中雪,而窗外是滴滴答答的缠绵的冬雨,颇有一丝遗憾。
    下午,拥火闲看《庐隐自传》,她和“小爱人”李唯建恋爱时,泛舟北海月下,徜徉于颐和园的水榭,探访圆明园遗址,漫步西山幽径,随便走一走,都是著名景区,且民国时,这些景没有那么多的人工雕琢,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迹,更自然原味。谈一场恋爱,有这么好的背景来衬托,实在可遇不可求。
    北海、颐和园、圆明园、西山……似乎都去过,但几乎都没了印象,想想这些年,跟着旅行团也跑了很多的地方,现在,都很模糊了,譬如路遇一美女,当时惊艳了一下下,不久也就淡忘了。到是一些遗憾还记着,到西安没看成《长恨歌》、到大理没能在苍山洱海间的古城里徐徐漫步,到厦门没逛够厦大,到苏州没下手一张苏绣,到周庄没等到那一轮皎洁的月亮……
    或者,远方的景再美,我们终究是过客,彼此匆匆一晤,还没来得及寒暄或细谈,就已经山远水长地别了而去。
    元旦假日,儿子放假回来,带他从中央公园一直散步到雕塑公园,他忽然问我一个问题,咱们芜湖怎么可玩的地方那么少?
    我一愣,少么?忽然想起这个暑假,因为参与编纂一部鸠江文化丛书,要进行前期的田野调查,我们一行人几乎跑遍了鸠江的每个角落,现在,要我细数鸠江的人文景点,我居然能如数家珍:二坝的蛟矶庙、白茆的芦苇、天门涛声、褐山揽胜、神山风光、雕塑公园、中央公园、大阳垾湿地、芜湖长江大桥……
    也许,这些地方离得太近,日日在我们身边,随时出发随时可以到达,就像是家中的糟糠之妻,日日相对,总以为自己已经够了解,不必再去细细探寻。殊不知,太熟悉的往往却还是陌生。
    就像天门山,我们习惯于站在不高的山顶,俯瞰一江碧涛,在这里回旋激荡,体会当年大诗人李白“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的雄浑,以为,天门山的意义不过是一座衔着唐代巨星诗稿的无名幸运儿。可它也是时光的宠儿,日日月月的流水细沙,铸成它今日洁白的沙岸,春生秋长的茂密松树,在它坚硬的石缝里繁衍生息,如今已可听一曲松涛阵阵。
    在它的背面,还有一洼澄碧的水宕,那是一洼诗意的水泊,因为里面丛生着的是诗经里的植物——荇菜。看见它,你很自然就会想起“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的句子。在一座著名的诗山的背后邂逅诗经,邂逅关于爱情的植物,这样的天门山,你还认识么?
    远方固然是诱惑,远方也总有类似今日无雪的遗憾,何不,也为身边的景多一点流连与驻足,朋友可以遍天下,知己总是在身边。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