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绝世优雅的上海

发表时间:2015-01-12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1

李美丽


    上海,仿若我的一个情人。这个城市让人久久迷恋,因了她身上洋溢着东方文化的优雅气息。
    对上海的最初印象,始于张爱玲的小说《海上花开》。在作家缓缓道来的老故事里,我瞬间触摸到了上海的历史风情和文化积淀。漫步小说的字里行间,上海给人一种奇妙的体验:青砖步行道、两旁的清水砖墙、乌漆大门、异域情调的店铺招牌……你可以想象自己是一个三十年代的上海女子,身穿旗袍,优雅地走在历史里。
    就像美国作家弗朗西丝·梅耶斯所作的形容:因为一本书,全世界爱上了一个地方。引用作家的话:一本《海上花开》,让世人对屹立东方的风情之城——上海,产生了无限的向往与遐想。
    渐渐地,我在一次次阅读中,发现了上海有着海市蜃楼般迷幻的美。从陈定山的《春申旧闻》,余秋雨的《上海人》,王安忆的《上海繁华梦》,到棉棉的《糖》,安妮宝贝的《午夜的裙子》,这座城,一点一点地立体起来,却始终觉得疏离。她是远离我的城,站在黄浦江边,兀自高贵,兀自繁华,兀自绚丽。
    一阵阵飘过的书香,让我迷恋上这座城市,就如同迷恋上一个人、一首歌、或者一幅名画。那种感觉清晰地印在心尖上,却穷于言辞。那如同一种与生俱来的缘分与默契。但是,当我意识到自己开始迷恋这座城的时候,那样的爱已经如同洪水决堤一般,排山倒海地袭来。
    二○○二年去上海参加笔会,让我第一次有机会去体验这座城市。
    一条与书籍相伴而来的绍兴路,因其文化深度和精神内涵,它让我半晌流连。对于一个城市来说,绍兴路更像一处苍茫大海的港湾。一经直进,城市的喧嚣一下子跳到脑后,我面对的,是一片静谧。我所看到的,是从车水马龙解脱出来的闲适和惬意。
    绍兴路无疑是很文化的。如果作比喻,我想,这条路就像一个悠闲的书生,毫不理会周围世界天翻地覆的变化,执著地沉浸在对书的迷恋中。把绍兴路比作书生,大概不算牵强,因为,这是一条有名的出版街。这样的布局,也许是一种巧合,这样的巧合,使这条短短的小路成了名副其实的出版街。的确,这条曾占据上海出版业半壁江山的绍兴路,几百年的文化沉淀熏陶,始终让她在喧闹中坚守着这一份特有的宁静。
    二○○八年四月的春风,邀请我再次来到上海。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春天,以“我爱读书,我爱生活”为主题的上海书展,引来了无数求知者的目光,名流作家、白衣卿相,纷纷聚集于上海,参加书展的读者饥渴地沐浴书香,感受现场浓郁的文化气息,与大师现场对话,交流与碰撞着各类观点。大江南北,海内海外,这个时代的精英思想在社会上得到广泛传播;而书市为这些精英思想的散播、发酵、交融、激荡提供了最好的场所和氛围。书展上,文化名人、作家读者,围绕书展主题作着酣畅淋漓的演讲,传播着“读书给城市人力量,读书使生活更美好”的理念,这个位于我国南北交汇点的城市始终敞开海纳百川的情怀。当我信步走进书展的专门休闲区域,一颗浮躁的心慢慢平静下来,目光涉猎着各种名著,让精神漫游在文化的原野中。
    离开上海后不久,朋友许君给我寄来《当代作家笔下的上海》,一直放在床头,始终看不完。因为总是在一遍遍品味里面的文字及流淌在里面的各种温情。那些散文随笔如此细腻地透射出城市的精髓,那些在华丽光鲜的外表包裹中沉淀下来的文化温情。我知道,我爱着的,并不是哈根达斯里的冰点,不是茂名南路的酒吧,也不是天堂制造的藏银壁画。我一直相信,那些或张扬或奢华或迷幻或狂野的,始终只是她的躯壳,而她的内心,却是异常沉静典雅的。那份典雅,永远不会被城市的速度抹杀,它们是我无从感知无从探究的城市的文化灵魂。我深知,在上海,热爱慢生活的人们,已将阅读当作一种现代生活方式的象征。或许,这也是为何有那么多文化名流、青年学子为之向往、为之迷恋的原因了。
    哲人说:“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存世理想,每一地人有每一地人不可抵达的城市。”而每个人心中都可以有自己的上海,在阅尽千城之后,唯有这个热爱阅读的城市,让人不再刻意提起,永远也不会忘记她的优雅绝世。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