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我的世界有多大

发表时间:2014-08-26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世界很大。老师说,当我们这里还是白天的时候,地球的另一头已经是黑夜了;世界很大,当地球的一极太阳24小时不落的时候,另一极星星就会24小时不消失;世界很大,法国有高高的埃菲尔铁塔,美国有自由女神像,埃及有金字塔……世界很大,大到我永远无法走到每一个地方,可是,我的世界到底有多大呢?
  在婴孩时期,我的世界就是妈妈温暖的怀抱;长大一些,我的世界就是伙伴们到处奔跑的小院子;后来,接触到的人越来越多,去过的地方越来越多,我的世界里多出来了很多部分:亲人、朋友、老师、安徽、上海……其实每一个人都一样,每个人的世界都只有自己接触过的人或物。北海道的樱花再美,曼哈顿的商业区再繁华,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再雄伟,于你也只不过是书本或电视上的一个符号而已,美也好,繁华也好,雄伟也好,终究都不属于你。
  就像在一排路灯下走过,影子在不断地拉长,缩小,又拉长,我的世界也在不断变化中。很多人来了,很多人又走了,不断地重复却又不一样,就《小王子》里那个只有一点点大的星球,把椅子搬到另一边就可以看见和昨天差不多的日落。小王子曾经失去过他的玫瑰,我不知道他最终有没有找到它。可是即使找到了,今天的玫瑰也不同于昨天的了。于我们而言,就如偶遇阔别重逢的老朋友,即使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季节,却早已是物是人非。
  那个老是忘记带笔盒总向我借铅笔的同桌,那个在我发试卷的时候,悄悄问我第一题选什么的同学,那个在我生气时总露出讨好笑容的朋友,他们都来过,却又跟着时光信鸽飞走了,即使我将过往写成信,却也不会找得到那个美丽的邮差了。
  有人说“青春是一只猫的尾巴,踩上一脚,会疼上一阵,之后一切如初”,那现在这条尾巴正拂过我的世界,挠得我直痒痒,有点难受,也有点想笑。用一个冷笑话来形容倒特别合适:有一天小明走着走着就变成了一辆自行车,之后它就被人骑走了。小明,最早我用他来代替一年级试卷里“看图写话”中的小朋友,后来这个名字就一直频繁地出现在我二至六年级的作文中,不过现在的含义要延伸一点点,这不仅是作文中一个人的代号,还是已远离我生活的人或物的代号。他们都已被骑出我的世界。
  即使最初用心地做一事,但如果一直重复的话也会感到厌倦。我一直用心地对待这个世界可终究免不了渐渐消极,具体表现为当曾经的朋友离去后,越来越多的人涌进我的世界,但他们大多是泛泛之交,我的世界像棉花糖般膨大却不真实,不知为何,我开始害怕停留在记忆之城中,这看起来很浮华喧嚣的城市,只有我自己知道它的内里有多么寂寞。
  我的世界有多大?三分之一以前的幻影,三分之一眼前的膨大,还有三分之一呢?应该就是真实了吧。我很悲哀,什么时候竟然把自己的世界变得如此不堪? 也许我们需要的不是大,而是真心。

          芜湖县一中高二(5)班 葛舒情
          指导教师:茆大桂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