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芜湖医生在南苏丹的235天

发表时间:2016-11-15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南苏丹共和国,东非的一个内陆国家,2011年成立,距离中国1万多公里,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在那片遥远的土地上,活跃着一批来自中国的医生,他们不畏艰苦,对战恶劣的条件与肆虐的传染病,即使面临战争和生命的威胁,也始终坚守在临床一线,这就是中国第四批援南苏丹医疗队。

来自芜湖的苏贵平医生担任队长,此前他是皖医弋矶山医院血液内科的主任。11月9日,记者见到了探亲回国的苏医生,听他讲述了这200多个日夜的殚精竭虑与惊心动魄。

水槽车与铁皮顶

自2011年开始,安徽省陆续派出了4批51人次赴南苏丹工作,累计诊治门诊病人5049人次。而第四批医疗队的“精兵强将”主要来自于皖医弋矶山医院、芜湖市二院、皖南医学院二附院和芜湖市中医医院。

在苏医生的回忆中,他们是今年2月29日出发,经北京转机到南苏丹的首都朱巴,在朱巴教学医院工作。整个队伍包括内外妇儿、骨科、麻醉科、皮肤科、中医针灸科医生、护士、厨师、翻译共15名成员,其中党员9名。“援助时间通常为一年,所以最早也要明年3月回来。当然,也要在非洲过新年了。”

到了朱巴医院后,医生们各归其位,分到相关科室指导业务、诊疗病情,并参与病房管理。苏医生去的是内科,“帮助他们做常见病的治疗,传授新的技术方法。”每天上午9点到岗,中午12点结束,下午一般用于做手术或处理急诊。

医疗队租住在距离医院5公里的“北京饭店”,气派的名字背后是华人开的小旅馆,“相当于县城上世纪70年代招待所的水平”。顶楼的房间四处漏水,屋顶用的是铁皮,没有砖瓦和水泥。苏医生告诉记者,虽然去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地的条件仍然差到令人难以想象。

城市没有供电系统,仅靠各单位自行发电,极不稳定,经常断电;同时也没有供水系统和排水系统,没有自来水,满大街是当地小车改造的“水槽车”,将尼罗河的水运去各居民点,污浊的水质让面盆与抽水马桶上都是一层厚厚的黄垢。首都只有一条双向的柏油马路,其他都是裸露的黄土,坑坑洼洼,雨季泥泞积水,旱季则是浮灰漫天。大部分居民包括大学生一天只能吃得起两餐饭,还有人只吃一餐。

针灸让当地人大开眼界

刚到朱巴两个星期,中国维和部队的一名战士突发急性阑尾炎,高烧40度。苏贵平根据经验判断,是发生了阑尾穿孔,情况严重,必须立即转院治疗。经过协调,战士当晚被送到联合国二级医院,终于转危为安。“后来,我们还和部队做了联谊。我们都是一家人,一个保安全,一个保健康。”

除了这样的突发情况外,苏贵平更多的工作是与传染病做斗争。2月29日出发,10月下旬探亲回国,中间的近235天,他一直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和疟疾、伤寒“对垒”,指导并参与危重病人的抢救,并且针对当地内科疾病的特点,制定了贫血、伤寒等的诊疗规范。

在南苏丹,中国传统的针灸疗法也得到了当地人的肯定。开始,人们只是好奇,直到某一次,一位中年人的腰部扭伤,中医科医生丁定明为其针灸治疗,当时效果就十分显著,病人马上就减轻疼痛直起了腰。如此,针灸技艺声名远播。此后,中医科门口经常大排长龙,更有不少南苏丹学生来“拜师学艺”,见面会用中国话喊一声“师傅”。

苏贵平说,“在那种缺医少药的环境下,中医一根银针一把草药就能起效的治疗方式,实在非常合适”。

当地,骨科病人也特别多,经常有枪伤患者送来,有时一天能收治4、5位。让苏医生印象深刻的是,有个年轻人被子弹打入了脊柱里,距离中弹已经过去了20多天,但子弹仍无法取出,有很大的可能高位截瘫。中国医疗队顶着巨大的压力,设想了多个方案,最终成功取出了子弹,并制定了神经功能的恢复方案。“还是利用周六休息去做的手术,也不为别的什么,那个小伙子很年轻,应该要生活得更有质量一些。”

穿越战火为同胞

朱巴当地时间7月7日,南苏丹内战爆发。一部分医疗队员遵从安排撤离回国,但苏贵平和另外几位外科医生留了下来。7月10日傍晚,联合国维和部队中国步兵营官兵在难民营执行维和任务时,遭炮弹袭击,7名中国士兵受伤,其中重伤4名。

由于步兵营仅有一级医院,无条件治疗如此多的重伤员,急需医疗队的紧急施援。但维和营地处双方交火地带,战事异常猛烈,这对医疗队来说是一场冒着枪林弹雨的生死考验。但同胞的伤情牵动着大家的心,苏贵平和同事做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

此时的朱巴,被坦克、战斗机等重火力武器的轰鸣声淹没,“可以清晰地听见子弹打在墙上、铁门上、树上啪啪作响。夜里,低空盘旋的直升机就在耳边作响,黑暗中闪动着火光,空气中弥漫着的浓浓的硝烟味。”队员们全部躲在驻点一楼的餐厅里,一夜难眠。

次日中午,大使馆派出专车,由南苏丹国防部安排军人护送医疗队队员前往维和营。一路上,墙壁、房屋上的弹痕明显可见,车辆缓缓行驶在战火区,不时停顿等待前方的安全通行指示,一遇到盘问的关卡,就可以看到十几名士兵真枪实弹左右排列,对讲机里不时传来英文警示语,医疗队员也全副武装,穿戴厚重的头盔和防弹背心。原本20多分钟的路程花费了1个多小时,遭遇多次盘查,甚至被枪指后,医疗队员勇敢面对,最终到达营地。

一到地点,医生们立即对所有伤员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和必要的处理,综合分析伤情、营地医疗设施和战事等情况,计划将伤员转运至二级医院。下午4点50分,经多方协调,医疗队两名专家同维和部队官兵一起由装甲车开道再次穿过交战区,安全地将四名伤员护送至联合国二级医院。

苏贵平说,不管是疑难杂症还是枪林弹雨,是当地百姓还是中国军人,只要有人健康和生命受到威胁,医疗队员就应亲临一线,救死扶伤,“这是我们的职业使命,也是我们的职业骄傲”。

记者 程茜

?

安徽医生在南苏丹(资料图片)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