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父母的责任

发表时间:2014-09-02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对于一个家有学龄孩子的家庭来说,作息、心情,甚至家庭住址,大抵是与孩子学习状态同一节律的。
    还记得两个月前的某个早晨,一向送完孩子早早到办公室里烧水、拿报纸、打扫卫生的妈妈、爸爸级同事突然不约而同地姗姗来迟,下班时也不再急得跳脚要闪人,甚至被通知临时加班也不碎碎念地骂领导咒人生了。我也是其中之一。从那一天起,我们的孩子都进入了看似漫长的暑假。我们终于可以从半军事化、紧张的节奏中偷喘两口气。彼时,刚从孩子的期末考试中突围的家长们缓口气的同时又五味杂陈,心中都有一个宏伟的“熊孩子改造计划”。两个月,应该可以干好多事。比如养成一个良好的学习习惯,比如针对性地补缺补差,比如预习新学期的课本,比如做好这一切后来一场寓教于乐的亲子游……按计划,两个月后,我们的孩子将脱胎换骨、霸气返校。
    事实呢?事实是,这两个月里,我们一边把孩子送进各种他们并不感兴趣的兴趣班,一边借口假期与孩子同时偷懒耍赖共享无序生活——其实我们是在放松和不能放松的情绪里纠结并抗争无果。大结局是,最后这两天,我们手忙脚乱开始冲刺,检查作业补漏,调整作息适应,制订计划迎新……上学模式重新启动,我们一如既往地和孩子一起捆绑上阵,抓狂投入。
    朋友问我,你为什么那么焦虑孩子的成长,生活学习,甚至爱好,好似都要全情参与。我愣了片刻。是呀,为什么?是因为我想当个称职的父母呀!
    我们会以为称职的父母,就是事事为儿女着想,生怕哪里想不到就会出错,更怕人家数落我们不负责。我们要为他的人生负责,要为他学奥数温英语练厨艺习音乐,领着他一起跑……我们觉得他们没我们不行,现在或永远。
    昨天,送孩子报名,突然意识到转角处卖油条的好久没出摊了,一打听,才知道,老夫妻二人到香港陪女儿工作并攻读博士后了。夫妻二人不识几个字,天天早上卖油条糍粑,收摊后回家做饭,下午便各自打牌看电视。关于教育女儿的问题,二人曾有答曰:我们只能管她吃饱,别的哪是我们的事,靠她自己。依稀还记得那个女孩前两年读研时,放假回家在摊上帮父母收钱的样子,淡淡的,理所当然的样子。
    把孩子的人生交给他自己,应该也是父母负责的一种方式。
    悉心护行,或甩手放行,也许并没有孰是孰非、孰高孰下,一切尽在我们自己的选择。     黄瑶琴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