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晚报网

剪一帘秋雨入梦

发表时间:2014-10-29责任编辑:大江晚报

    杨晔
    白日有些许的闷,大概就是雨的兆头。暮色安然如约垂下。于是枕夜而眠。不知几时响起了那熟稔的啼声,由远及近,笃定且有韵律,唯恐惊扰我的清梦,却又无法掩饰相约的欣喜。我移步窗前,倚窗遥望,那匹熟识的白马若即若离,我挥挥手。却又醒来,果然还是那袭旧梦。
    谁唤醒我仿佛前世般的遥远幻梦。是仙人闲落棋时,倦意卷来,翻了一盘棋,于是棋子落窗?我依旧缱绻在梦里追寻,那匹英俊的白马啼落何方,可耳鼓里滑过的尽是疏雨的音律。我捕捉到了雨滴掠过草尖的清音,我听到了珠落玉盘的脆音。我分辨着哪个是落在栏杆上的音符,哪个是跌落在树叶上的律动。一忽风疾雨骤起来,顿时仿佛千军万马从远处狂奔而来。
    于是,睡意全无。索性任由雨珠拨弄心弦,任由心思抚摸雨帘。这夜雨独自演奏着秋的韵味,无论是否有人赏识与赞美。秋韵在夜色里兀自流淌,吟唱着天籁之音。她不在意享尽白日浮华的人们已入酣眠,无心聆听她的静美。她亦不知,这秋雨竟在我的世界里独舞,我的心跳和着她的旋律。她听不到我心跳的节拍,可我却心随她动。
    我卧听的岂止是雨,我欣赏到的可是秋雨的低吟,是天地间不为人知的脉动。我翻阅久远的词阙。易安的秋雨是“满地黄花堆积”,“怎一个愁字了得”;少隐的秋气满屏帏,亦是“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
    我想和他们对语,落花一定是哀愁?叶语一定是凄婉?那银杏穿越春夏修炼秋的金黄,那枫树无怨无悔把思念守候成血红,焉知她们不是渴望在秋雨中涅槃,完成生命的轮回,永远回归土地的夙愿。也许晨起的时候,枫叶正红满阶前,也许银杏金黄铺满径。那就是秋雨的音符撒落。
    在这安宁的秋夜,我把心沉于空谷深潭,我把视野浸染墨色。唯独留下自己的耳鼓饱享秋之乐章。也许前生,我的千里雪马就不恋夏之盛华,宁愿摇落一树繁花,马蹄飞香,任人追逐,不肯留步。义无反顾地向世人眼里萧瑟的秋疾驰而去。只为一份静寂,只求一份清雅。
    在这寂寥的秋夜,我独自赏雨。我微合双眸,用我的心在赏,一滴,又一滴。

>>更多

新闻110

大江晚报·微博

大江晚报微博

芜湖日报微博

芜湖金周刊微博

芜湖新闻网微博

芜湖食全食美

友情链接